日前在美國維吉尼亞州的夏綠蒂維爾市,白人至上主義者因為該市計畫拆除內戰時南方軍隊總指揮羅伯特·李將軍的雕像,舉行了10年以來規模最大、有數千人參加的示威活動。隔天,反種族歧視團體動員群眾舉行「反示威」,結果有一位20歲的白人青年菲爾茲駕駛轎車快速衝入人群,造成1名反示威的32歲女性死亡,35人受傷,在美國掀起軒然大波。

經過媒體的採訪,大家初步了解到菲爾茲從高中時代開始,就對二次大戰納粹的歷史著迷,後來成為白人至上主義的追隨者;他曾經擔任保全業者,目前失業。他母親接受採訪時說,只知道兒子要去參加一場集會,她不知道是白人至上主義者的聚會,以為是和川普總統有關,「川普不是白人至上主義者」,她說。

在事件發生之後不久,川普總統發表了聲明,譴責造成暴亂的「各方」,而沒有直接譴責肇事者;面對記者追問對白人種族主義者是否夠強硬時,沒有回答。他隨即遭致各方批評,包含人權主義者、民主黨議員甚至共和黨籍議員都加入批評的陣容。NBA球星勒布朗.詹姆斯也推文對於川普大表不滿。

看看情況不對,48小時之後川普重新發表聲明,譴責白人至上的種族主義者。但如同他過去的作風,沒有對於先前所發表的談話表示歉意。而且,他在推特上還對抗議他第1次談話而辭去白宮製造業諮詢委員會委員的(非裔)美國默克藥廠CEO肯尼斯·弗雷澤嘲諷說:「你現在辭去這個職位,那有時間可以好好去降低貴得吃人的藥價了!」

這個美國似乎和9年前世人所了解的美國完全不同。9年之前,非洲裔的歐巴馬參議員在民主黨的初選擊敗了希拉蕊,又在大選中擊敗了共和黨候選人麥肯,當選美國總統。這種發展,跌破了很多人的眼鏡:這些人原本以為美國人民雖然開明,還沒有開明到可以接受一位非裔的候選人來擔任總統。結果歐巴馬不但當選,而且4年後獲得連任,且在他任內的絕大多數時候,都享有相當可觀的支持度。

有美國學者曾對此現象進行分析,就是「鐘擺效應」。歐巴馬的當選超乎預期,引起白人中下階級的自危,於是鐘擺擺回保守派,這就是川普1年前能夠當選總統的重要因素之一。當然,也有學者說,還有許多其他因素,包含美國財富分配愈來愈不平均,傳統製造業的重心中西部(俄亥俄州所在地)長期蕭條,也是重要因素。

這些都是原因,但一個真正的底層因素,應當是種族問題在美國並沒有在人們的心理層面獲得真正的解決。內戰早已結束,但輸的一方還有很多人認為正義是站在他們這一邊。美國早期還有不少出版品和電影其內容說三K黨的崛起,是因為在內戰結束後,南方的非裔美人結合北方勝利者來整肅傳統南方家族所引發的白人自保運動。當然,持自由主義立場的反種族主義陣營,對此有完全不同的看法;以被刺殺的金恩博士為代表,他們反對種族隔離和歧視,反對白人的多數暴力…如此代代相爭、相剋,一輪又一輪地進行著。

在歷史上,曾經發生種族歧視最激烈、最長久的國家,應當非南非莫屬。從荷蘭統治時期就開始的種族歧視政策,在1940年代末期由當時執政的英裔統治者正式納入法律,實施了50年,期間有多起反抗運動而產生大量死傷。但自從1994年曼德拉當選總統後,世人還曾聽到南非為了種族問題而鬥爭嗎?沒有。

為什麼?有一位筆者敬重的學者最近在一個公開場合給了一個答案,就是「以寬恕代替報仇」。曼德拉在總統就職演說中說,他能有今天,是因為監獄的生活給了他時間和激勵:「在那漫長而孤獨的歲月中,我對自己的人民獲得自由的渴望變成了一種對所有人,包括白人和黑人,都獲得自由的渴望。」他又說:「讓黑人和白人成為兄弟,南非才能繁榮發展。」

獲曼德拉聘任擔任南非「真相與和解委員會」召集人的屠圖大主教,後來把在該委員的整個工作過程寫成一本書,叫做《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

希望美國也好,我們這裡也好,在全世界其他很多持續發生歷史鬥爭的地方也好,都能從南非的案例得到一些啟示。

(作者為台北醫學大學經濟學講座教授)

#曼德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