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值溽暑停電,全台民眾都被蔡政府限電措施搞得火冒三丈。但教育部長潘文忠卻趁著立院休會,家長很難向在野黨立委控訴的空檔,經由教育行政系統,責成各高中國文老師管好學生,明年學測作文要朝「標準」的方向寫作。

7月12日,蔡英文民調因年改過關,滿意度從6月的21%,上升了8%。為此,這位執政一年一個月創下同期民調最低紀錄的總統,很得意的說:「現在的台灣可以寫文章批評政府,戒嚴的時代是不行的。」

蔡英文何嘗料到7天後,負責審閱學測作文的東華大學教授楊翠,就打了她的臉,在臉書上痛批參加學測作文的考生,不該在缺乏論證下,大談「亡國論」。

兩相對照,楊翠哪裡是心血來潮逞口舌之快?身為民進黨自己人,又是硃筆特派的「禮部學政」,焉能不知蔡英文想一舉超越李登輝、李遠哲的布局用心?楊的臉書是在亮劍和磨刀,測試輿情風向。

打算控管青年學生思想、言論的決策,早在今年初就已傳遍台北市各高中。大考中心還派出專員,宛若「欽差大臣」般巡迴各校推廣,甚至不惜放出口風,讓高中生知道堅持這項「改革」的主事者,後台很硬,來頭頗大。

儘管祭出官威,但茲事體大,不免有參加宣導會議的國文教師問起學測作文出題方向、範圍,標準作答方式以何為依據,教師手冊如何規畫作文教學進程與目標等。得到的回應卻是:「範圍從天文地理、生化數學、人文景觀到台灣時事,包羅萬象。但標準答案不能告訴諸位,只有閱卷老師才知道。沒有課本和參考書,免得老師以考試領導教學。」

我們可從今年考的「國際人才流動」這一論述題,以及楊翠閱卷後痛罵考生的激烈反應,知道所謂題材包羅萬象,都只是講究「政治正確」的煙幕彈,和民進黨多年來把「去中化」包裝成「多元化」,前後完全一致,只不過換個說法而已。

從現在起,所有高中生尤其必須小心的是,他們得在80分鐘考試時間內,就國文兩道「感性」與「理性」的論述題,揣摩閱卷官的心意,否則任憑筆下如何嚴謹,如何妙筆橫生,一旦不合當道,你的一生前途就此毀了。

蔡政府此舉完全無視青年學子的基本人權,不惜踐踏我國憲法第11條以及大法官釋字第567號、第644號兩文所指,絕不允許國家機關以任何理由隨意侵犯人民的思想與言論自由。

蔡英文不要學生的創意自由,要的是絕對忠誠。她正一步步掐緊青年學生的咽喉,徹底顛覆中華民國憲法。(作者為作家)

#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