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3日到5日,金磚五國第9次峰會在廈門舉行。這是大陸繼去年杭州的G20峰會、今年5月北京的一帶一路峰會之後,又一次重要的主場外交。展現出中國引領世界走向全球化的企圖心,以及中國在國際社會所扮演的日益重要角色。

幾次峰會的主題雖然不同,但都有一些相同的倡議,都在主張全球化,都在主張互聯互通,都強調創新,都注重文化內涵,也都在強調全球治理。尤其是全球治理,大陸現在已經把全球治理變成一個重要的任務,從自由貿易到反貪腐到資訊安全,中國都希望能扮演一個引領世界的角色。尤其在美國外交走向內縮的時候,中國更覺捨我其誰。

在這些倡議後面,更是北京所引以為傲的中國方案。這就是習近平強調的結伴而不結盟,以及開放、包容、合作、共贏的精神。這次金磚峰會,北京提出「金磚+」的概念,就是希望以金磚國家為核心,連結其他國家與組織,打造一個可以共同繁榮的大平台。

大陸官媒也把金磚國家的英文縮寫BRICS作了新的解析:B是Banking銀行,是金磚國家自己的新開發銀行;R是Railway鐵路,是中國與巴西、祕魯共同展開的兩洋鐵路(連結大西洋與太平洋)的可行性研究;I是Integrated market一體化市場;C是Culture文化,是金磚國家的文化交流;最後S是South-south cooperation,南方國家與南方國家的合作。因為貧窮國家或開發中國家多半都位於赤道以南,所以被稱為南方國家。2015年7月金磚銀行正式開業,就被認為是歷史上第一個由新興市場國家自主成立並主導的國際多邊開發銀行,是「南南合作」的實踐,更希望以此推動國際金融體系改革,改善全球治理。

但是「互惠互利、合作共贏」的崇高理想,終究要碰到底層政治的現實。金磚國家提法的出現,是在一帶一路之前。中國希望「金磚」和「帶路」能夠對接,這次金磚峰會選在海上絲路起點廈門舉辦,也是這個道理。可是一帶一路無法避免地會碰上地緣政治,這就讓金磚國家產生嫌隙。最近中印兩國在邊界對峙了72天就是一個最好的證明。

大陸有些分析指出,中印邊界對峙,是美國在後面鼓動,目的是希望印度不要和中國走得太近,更不希望印度參加金磚自貿區,這就把問題想得簡單了。中巴經濟走廊的建設以及中國在洞朗的修路,在地緣政治上對印度造成的威脅,是不需要美國鼓動就感受得到的,而這個壓力會一直存在。至於金磚自貿區的建立,那只是目標,要落實還需要好長一段時間。現在要看的是中印兩國是否有在地緣衝突下,維繫金磚合作的智慧。

金磚國家面臨的另一個挑戰是國內政治。中國政治穩定,可是別的國家卻未必。巴西的國內貪腐嚴重,所造成的政治危機更是有目共睹,擬議中的兩洋鐵路,即使不論美國的壓力,光是要經過亞馬遜流域那些地方勢力的山頭,就是一個挑戰。南非也是,總統祖馬醜聞不斷,8月上旬雖然第6次逃過國會不信任票,但經濟一蹶不振,27.7%的失業率仍讓南非潛藏了不穩定的因子。

所以要看金磚前景,不能光看5國的人口、物產與經濟成長,更要看的是各國的政治是否穩定、內部社會力量的消長與無法避免的地緣政治衝突。這才是漂亮願景能否真正落實的關鍵。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金磚廈門峰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