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5日緬甸發生「若開邦羅興亞救世軍」對軍警的暴力攻擊事件後,軍方對羅興亞人展開大規模鎮壓與報復,造成近40萬人逃往孟加拉避難的新一波難民危機。9月13日聯合國安理會發表立場一致的聲明,對羅興亞難民的遭遇表達關切,呼籲緬甸政府立即採取行動,結束對羅興亞人的過度暴力行為。聯合聲明雖然不是決議案,但已經是9年來安理會首度就羅興亞難民事件達成的一致立場。

國際社會對翁山蘇姬對羅興亞難民危機一事保持沉默,表達高度不滿。認為翁山蘇姬雖然無法約束軍隊,至少也應站在道德的高度對軍方的鎮壓行動給予嚴厲譴責。面對國際上排山倒海而來的壓力,翁山蘇姬表示將於19日發表講話。雖然目前無法得知講話的內容,但羅興亞難民危機仍有很多面向可以讓我們做更深刻的思考。

第一是翁山蘇姬的反應。翁山蘇姬當然不傻,對國際對她的批評也不可能渾然不知。連與緬甸相善的中國,都因為若開邦的動亂可能波及中國在皎漂港的油氣管,而在安理會聯合聲明上簽了字。面對這樣大的壓力,翁山蘇姬為什麼還是保持緘默?理由很簡單,那就是事情太複雜,太難表態。難在兩個地方:一是全國民主聯盟的實力尚無法與軍方抗衡,不宜現在撕破臉;二是羅興亞人問題是歷史遺留下來的複雜問題,佛教緬甸人與伊斯蘭教羅興亞人的數代恩怨,遠非外界想像的單純。一定要翁山蘇姬在目前國人尚無共識的情況下表態,只會讓她和大多數緬甸人民的距離愈來愈遠,自然非她所願見。

第二是周邊國家,尤其是東協國家的反應。緬甸政府表示羅興亞激進分子後面有IS的介入,這是對整個東南亞的共同威脅,所以大家應該一起攜手解決羅興亞問題。可是各國除批評緬甸外,很少伸出援手。連孟加拉都認為羅興亞人是緬甸的少數民族,與孟加拉無關。對於不斷湧入的難民,也只願意最多畫一個無人島加以安置而已。可憐的羅興亞人,變成誰都不想接納、無處可棲身的無國籍難民。

雖然東協國家沒有共同解決羅興亞問題,可是羅興亞問題卻在東協內部產生政治效應。去年年底,馬來西亞回教黨舉行群眾大會,聲援羅興亞人。首相納吉因身陷「一馬公司」貪瀆醜聞,為了爭取支持而往回教黨靠攏,也現身大會,並對翁山蘇姬大聲批評。

翁山蘇姬氣得說納吉根本是為了國內政治而消費羅興亞問題。兩國關係也一下開始惡化。

印尼則認為馬國做法不對。因為東協一向主張不干涉內政,最多也只是在檯面下勸說,沒有搬到台上批評的。可是印尼內部也有激進回教組織「伊斯蘭防衛者陣線」(FPI),他們也舉行大型集會聲援羅興亞人、攻擊雅加達古老的佛教寺廟,甚至準備派志願者到緬甸保護羅興亞人。去年底在雅加達發動20萬人走上街頭,抗議華裔市長鍾萬學侮辱可蘭經的就是這個組織。雖然印尼也有其他回教組織反對FPI的做法,但羅興亞危機逐漸在東協其他國家內部開始發酵,卻是不爭的事實。

所以現在都在等翁山蘇姬19日會說什麼,也要看羅興亞危機如何影響緬甸內部的權力結構,外資對緬甸的投資是否受到影響,以及東協的團結是否受到衝擊。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緬甸 #羅興亞 #時論廣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