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全代會召開在即,包括立委在內超過500多位黨代表連署提案,呼籲總統蔡英文特赦前總統陳水扁。扁特赦與否已爭論多年,也一直是民進黨若干人士的主張,有此舉動本不足為奇。不料總統府對此竟表示「執政黨不是以黨領政,尊重很多人基於情感所做的意見表達,也相信大家會尊重總統基於憲法行使總統職權」,反倒讓人瞠目結舌。

依法而言,特赦係指對特別之個案或特定之犯罪人,免除其刑罰之執行,亦即對受確定判決之被告捨棄刑之執行。《赦免法》第3條即規定,「受刑之宣告之人經特赦者,免除其刑之執行,其情節特殊者,得以其罪刑之宣告為無效。」換言之,特赦是針對已受確定判決的犯罪人,免除其刑罰執行的赦免措施。以目前陳水扁所涉案件尚有未經法院判決宣告的情形,根本不符特赦條件,總統自然也無法給予特赦。

只是當年陳水扁因貪瀆案遭到法院裁定延押,時任民進黨主席的蔡英文竟公開呼籲「為了維持社會的和諧,總統馬英九應該慎重考慮對扁案做適當的處理,包括特赦陳水扁的可能性。」自此,蔡英文雖迭遭反對陣營的質疑,但也成了綠營支持「特赦陳水扁」人士的希望寄託。然而蔡總統對於這個親手打開的潘朵拉盒子,卻日趨退縮閉而不談。

從總統大選時主張「相關問題需要進行司法上的研究,但最大原則就是不讓人民在這個爭議上繼續對立」,到就任後強調「現階段要確保陳前總統獲得醫療照顧,並且早日恢復健康」的「維持現狀」,甚至司法改革國是會議也避談「特赦陳水扁」的問題,彷彿這已成為蔡總統揮之不去的夢魘。此番面對綠營排山倒海的壓力,不知是詞窮,還是壓力過大影響思考,竟扯出「執政黨不是以黨領政」的怪異說詞。

就政治學的觀點而言,政黨反映、匯集民意,提出政策、政綱,提名候選人參加選舉,以取得選民投票的認同,進而取得執政的權力,以落實對選民的承諾,本是政黨主要的任務及功能,也是民主政治運作的常態;只要是不脫民主政治的精神,「以黨領政」根本就無可非議。況且民主政治就是政黨政治,執政黨若不能落實自己的政策主張,無政可執豈能謂之執政黨。那蔡總統又何必兼任黨主席,總統府內的「幾人小組」豈非只是擺設?

既然「執政黨不是以黨領政」,所以執政的只能是總統一人,總統府雖說「尊重很多人基於情感所做的意見表達」,然而更重要的是「大家會尊重總統基於憲法行使總統職權」,直白一點地說,就是一切的事都是總統說了算,黨內意見僅供參考。如此一來,權力集中的趨勢恐無法避免,在「權力使人腐化」下,形成個人威權的風險相對地提高,這對於民主政治及政黨政治,未必是一件好事。

「特赦陳水扁」本就不是法律問題,實則充滿了政治算計,宛若照妖鏡一般,讓人見識到台灣政治人物的狡黠,尤其是一堆昨非今是、裡外不是人的政客。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內政法制組副召集人)

#特赦陳水扁 #時論廣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