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9日,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抵達北京,開始為期3天的訪問。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訪問。大量報導和評論關注此訪「事發突然」、「時機微妙」,但其背後還有更多故事值得思考。

兩國高層聯繫密切

關於「事發突然」。很多報導中出現「突然訪問」措辭,但「突然」在哪裡需要明確。據筆者觀察,兩國領導人應該是希望安排會見已久,只是時間安排不開;這次「突然」出現短暫的時間窗口便即刻抓住,因而發布消息與實際到訪時間間隔比較短。其實,這恰恰從側面反映兩國高層間聯繫密切、工作層落實高效。

「時機微妙」則被很多媒體解讀為新加坡有意加強對華合作,使其恢復外交「平衡」。要談恢復平衡,須有失衡在先。那從什麼時候開始失衡的呢?這種觀點可能認為,2014年以來新加坡總理就未曾正式訪華、卻與美國互動頻密,是「失衡」的表現。但要看到,金融危機後,新加坡連續多年成為對華投資第一大來源國,中國對新加坡投資也相應快速增長,可能才是「失衡」的開端。因此,究竟要向哪個方向「恢復平衡」還不一定。

那麼,新加坡對華外交政策是否真有調整呢?筆者淺見,應該調整,但難度很大,希望此訪可以成為好的開始。

說應該調整,是因為新加坡當前面臨的轉型壓力呈現系統性和深層次特點,外交政策,特別是對華外交(和對美外交),不可能獨善其身。

說難度很大,是因為新加坡轉型壓力的根源是,面對新問題,老辦法越來越力不從心,但還沒建立起可以系統解決新老問題的一整套新辦法。

新加坡自然資源匱乏,又夾在兩大穆斯林鄰國之間、深陷亞太博弈漩渦,得以取得今日發展成就,人力資本和技術是其最大倚仗,其中最大貢獻來自已故「國父」李光耀——他和他的團隊所設計的獨特發展道路,成功帶領新加坡「從第三走向第一」。「平衡外交」戰略也由此而來。但是,從冷戰中走來,李光耀之「平衡」有明確的作用對象,與當前的國際和地區局勢不可同日而語。

在當今,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深度相互依存關係下,「平衡外交」勢必失焦,所以當新加坡領導人發現與中國經濟合作過深、似乎「打破平衡」時,仍然堅持傳統「平衡外交」思路,恐怕只會更加迷茫。

需要外交戰略轉型

此時的新加坡需要外交戰略轉型,但知易行難,何況外交亦涉及政治、經濟、社會等多領域事務,須在總體的系統性戰略調整中進行才真正有效。在新加坡總理沒有正式訪華的這3年間,該國多名政要和高官健康狀況頻繁亮起紅燈。

新加坡副總理張志賢提出,穩定的中美關係、東盟凝聚力和貿易自由化是未來亞太和平發展「三大要素」。其中隱含的意思是,這3點目前都面臨一定挑戰,但新加坡僅憑一己之力不可能維護亞太和平發展,所以需要奔走、斡旋於各方之間,力求保障這三要素。這更能反映李顯龍總理此次訪中的考慮——中美以貿易摩擦為首的各種齟齬、亞太次區域和跨區域合作蓬勃發展、美國退出TPP,使新加坡擔心「三要素」難保。這3點願望與中國發展理念和對外戰略深度契合——中國也希望維護與美國穩定關係、長期支持東盟「中心地位」、強調打擊貿易保護主義,因此李顯龍定不虛此行。

(作者為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東南亞問題學者)

#新加坡 #李顯龍 #外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