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區近些年一直在「雙普選」問題上糾結,似乎基本法規定的「雙普選」目標一日不實現,香港也就無法挺直腰桿,香港特區也就一日不得安寧。在這個問題上,香港社會似乎喪失了理性的思考能力和想像空間,只能按照被植入的芯片來亦步亦趨、按圖索驥地向前發展。對於香港在回歸祖國20周年之後依然出現的這些亂象,內地的民眾看了之後也會表示驚訝和搖頭。

香港到底怎麼了?香港明天要向何處去?為什麼主張極端的「港獨」政治立場的青年會屢屢跳出來挑戰國人的底線和神經?為什麼那個昔日充滿創造和活力的「東方之珠」總是不斷地被一些「憤怒的青年」所裹挾?

然而一個必須面對的現實就是,在香港社會內部,「港獨」主張被香港一些青年大張旗鼓的宣傳,被認為這是香港社會民主的一種體現,言論自由、學術自由也成為「港獨」泛濫堂而皇之的理由和保護傘。

這些年,香港社會還沒有從「後占中」時代中拔出來,又被裹挾進入「後政改」時代,一些青年人心中的憤怒感和挫敗感被持續累積,不斷疊加,加上一些政治力量在背後推波助瀾,讓香港社會在這些挑戰社會底線的話題上消耗精力,一不小心就會陷入預設的政治漩渦之中而裹足不前。這不僅嚴重干擾今日香港正常社會秩序,也讓我們為香港未來的發展增添了一些擔心和不安。

梁啟超曰:少年智則國智!少年強則國強!少年進步則國進步!這個世界的未來終究屬於今日的青年。一代年輕人的努力和奉獻,就意味著未來發展的動力和希望,一代年輕人的放縱和迷失,就意味著與未來發展機遇喪失和無緣。「民主牆」邊上的辯論折射出當下香港社會正在為青年問題所困擾這一現實。香港社會的未來應該讓有識有為有德有才的年輕一代來主導,而不應該被「港獨」這些政治力量所裹挾,更不能放任自流地淪落為「憤青」與「廢青」任性表演的舞台。

今年是香港回歸祖國20周年,也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和香港基本法正式生效實施20周年。在這樣的一個歷史時刻,應該對香港基本法實施的經驗進行系統的總結,對香港特區「一國兩制」理論和實踐進行歷史的梳理,特別是對於民主發展這一重大問題也應該有清晰而深刻的認識和判斷,避免讓香港特區近些年在「雙普選」問題上纏繞和糾結,更要避免讓非理性的極端聲音影響香港政治發展的主導權。

香港社會逐漸擺脫違法「占中」和「政改失敗」的影響,特區政府過去幾年的努力讓香港社會免於陷入撕裂和暴力的邊緣,我們相信成熟的民主實踐絕非赤裸裸的吶喊,而是需要理性的表達和包容的心態,更需要社會各階層之間的妥協和容忍,香港特區未來政治發展需要制度完善,更要注重品質的提升。(作者為南開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台港澳法研究中心主任)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