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部名為《大國外交》的政論片熱播,引起了海內外對大陸外交的廣泛關注。加之廈門金磚峰會成功召開,以及中共十九大開幕在即,關於大陸外交的話題再度升溫。

大陸外交布局長期堅持「周邊是首要、大國是關鍵、發展中國家是基礎,多邊是重要舞台」的總體框架。從過去5年的外交行動看,本屆領導層對周邊外交的重視程度前所未有。2014年11月,大陸召開外事工作會議,進一步突出了周邊外交的重要性,並圍繞於此推出了一系列新理念、新舉措、新機制。

新理念方面,包括亞洲新安全觀,周邊命運共同體,以及「親、誠、惠、容」等。這些新理念的不斷提出,展現了新時期大陸外交更加開放自信的姿態,也有利於國際社會更多了解大陸對國際新秩序的訴求和方案。

新舉措、新機制方面,比較醒目的亮點包括:一是推出一帶一路倡議;二是主導籌建亞投行;三是創建瀾湄合作;四是增強上合組織的「兩輪驅動」。

從運行效果看,這些舉措和機制,對於激發周邊各國的內在發展潛力,為亞洲發展注入新的活力,起到了正面作用。

大陸在向周邊輸出發展紅利方面,除了一帶一路倡議的廣泛輻射外,還加大了區域性的安全公共品的提供力度,譬如促成湄公河聯合巡邏執法,同東盟攜手推動南海問題穩定,就《南海行為準則》框架達成初步共識等。不過也有少數效果不彰的例子,例如大陸也試圖為解決朝核問題提供雙軌制、雙暫停等方案,但未能使半島問題轉圜,個中原因複雜,並非大陸方面沒有盡力。

在大陸外交的整體棋盤中,一帶一路具有重要價值。首先是有利於進一步增進大陸與周邊各國的利益交融格局,深度挖掘合作潛力。其次也有利於融合大陸周邊外交的政治、經濟和安全要素,推進周邊外交更加統籌。最後,一帶一路也是促進中國與周邊國家共同發展的重要動力。

長期以來,大陸周邊外交的局限在於政治、經濟和安全的分離,使得周邊地區形成了「二元格局」。一帶一路儘管是以經濟合作為主導,但對於增進大陸與周邊各國的政治關係、促進周邊安全合作也具有積極作用,可以促進中國周邊外交的統籌。

可以預計,隨著一帶一路對互聯互通的推進,大陸與周邊各國的合作將更加便利、更加頻繁、更加充分。

從大陸外交政策的總設計看,過去5年的布局和行動具有綜合性、統籌性,是沿著政治、經濟、安全、文化等不同領域多措並舉、齊頭並進,促進了同周邊國家關係更加全面、多元和平衡的發展。隨著大陸外交「多位一體」的推進,相信未來「經熱政溫」或者「經熱政冷」的情況會逐步減少。

預計今後一段時期,大陸外交會更加積極主動,表現為提供公共產品的意願和能力同步增強,且提供的公共品會更加多元。從過去5年來看,大陸在此方面已有一些轉變,之前向周邊地區提供的公共產品,例如中國-東協自貿區、亞投行等,都相對偏重經濟。而近期宣導亞洲新安全觀,以及金磚合作議程中增加的政治安全合作,表明了大陸在地區安全公共產品的提供意願有所增強。相信未來這一趨勢會繼續保持下去。這是大陸自覺承擔地區大國責任的體現,也是從地區大國向世界強國轉變必備的要素。

展望未來,大陸周邊外交的局部挑戰將依然存在,包括領土爭端等問題在短時間內難以解決。此外,諸如「中國威脅論」等陳年論調短時期內也難以煙消雲散,但對此不必過於關注。如果大陸更多地推動周邊地區的合作與發展,更多地提供地區公共產品,發揮大國責任,將會增進周邊對大陸的認同度和親近感。只要先把事情扎扎實實做到位,一些爭論自然而然的就會逐步解決。

以十九大為新的起點,大陸要續寫尚未完成的大國外交使命,需要在統籌國際國內兩個大局的基礎上繼續奮發有為。同時,需要繼續提升戰略能力,盡可能高效地把大陸不斷增強的實力轉化為相應的國際影響力,使大陸的國際貢獻和國際聲譽更加平衡。

(作者為外交學院國際安全研究中心秘書長)

#大陸 #外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