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會前祕書長蘇起日前在一場演講中,說明了九二共識「以主權模糊創造治權合作」的來龍去脈,同日蔡英文在民進黨全代會演說,宣示「必須在堅持台灣主體意識及主權的原則下,尋找和對岸互動的新模式」,兩人似乎不約而同為九二共識發表了墓誌銘。

蘇起指出,九二共識是為民進黨設計,希望這個模糊的名詞能將各方立場都包進來。2008年國民黨重新執政,這個名詞果然為兩岸關係的修復做出貢獻,兩岸互不否認治權的程度達歷史最高點,民間交流更如火如荼。模糊的名詞創造了清晰的共識,化解橫亙兩岸有關主權的根本性障礙,不必在政治問題上糾纏不清,從而集中精力推進經濟、文化和社會各方面的交流。

可惜民進黨對此棄如敝屣,一味從選舉利益與政治鬥爭角度審視這一名詞,失去了將之作為台灣公共財的機會,也讓台灣必須再度直面與大陸的政治爭論。問題是,民進黨為兩岸關係進入「後九二共識時代」做好準備了嗎?包括國民黨在內,台灣是否做好準備?正如蘇起所說,民進黨要與大陸建立維繫關係的共同基礎,代表雙方必須在主權問題的Yes或No的兩極之間搭一個橋。

答案顯然不容樂觀,涉及主權問題大陸絕對鐵板一塊,台灣不僅藍綠、統獨涇渭分明,現在連民進黨都陷入自我矛盾中。一方面蔡總統公開承認,大陸崛起是全世界所有國家都必須謹慎面對的趨勢;另一方面,許多民進黨人仍然假設大陸不存在、不必理會,或認為大陸貧困落後,其存在不足掛齒,繼續對兩岸議題消極迴避、掩耳盜鈴、自欺欺人。

譬如,當天與蘇起同台的亞太基金會副董事長陳忠信就反駁蘇起,認為即使沒有九二共識,兩岸還是有很多事可做。他並質疑,在九二共識的一個中國原則之下,「台灣是什麼」的問題無法解決,這成為20年來兩岸關係的根本問題。陳忠信所謂「有事情可做」,無非指陳水扁時代的澳門模式,當時兩岸透過協會的形式處理了一些技術性問題。

但兩岸關係的本質已改變,當時兩岸交流剛剛起步,許多技術問題亟待解決,大陸或許可以出於現實考量保留彈性,但經過馬政府8年的努力,這類技術問題早就已經解決,兩岸也建立制度化的溝通管道來直接處理這類問題,接下來就算還會出現新的問題,在雙方默契之下也有可以處理的機會。現在唯一的問題,是如今的政治障礙導致兩岸官方互動停擺,大陸也沒有意願網開一面,在主權問題上繼續模糊。

顯然民進黨人嘴上說要正視大陸崛起的現實,其實腦子仍然停留在久遠的過去,遲遲不肯真正了解大陸以及兩岸的現況。更嚴重的問題還在於,他們其實也不了解台灣自身的立場和優勢。事實上,九二共識已經給了台灣表達政治主張的空間,兩岸在一中前提之下可以各說各話,台灣當然主張中華民國才是一中,大陸雖不接受,但在處理兩岸問題時也不否認,在九二共識進入歷史後,可以為「馬習會」定調為九二共識模糊性的最極致成果。

兩岸在事務性商談中不處理一中涵義,並不意味在政治談判中也要迴避,事實上也無從迴避。早年台灣透過國統會,已經確立台灣面對大陸的政治定位,堅持中華民國現行憲政體制所定義的一中架構,依此處理兩岸問題,既是台灣的法定立場,也是當時社會的最大公約數。只要後續的執政者有誠意解決兩岸政治爭議,完全可以以此為依據啟動兩岸政治對話,並對雙方各自的政治主張加以溝通,為最終的爭議解決預作準備。

只可惜,無論是民進黨還是國民黨,都缺乏解決問題的意願。民進黨的終極立場是台獨,因而對一中問題始終採取迴避態度,否定九二共識不過是藉口。國民黨只願意強調各表,把要解決的問題變成對方必須接受的前提,結果當然是讓自己失去了處理兩岸問題的優勢,損害了國共互信的基礎。

隨著九二共識退出歷史舞台,台灣要在堅持主權的原則下,和大陸建立互動新模式,這代表兩岸對抗可能成為長期狀態。

#兩岸 #社論 #時論廣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