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的外交最近相當活躍,9月28日總統普丁到了土耳其,與土耳其總統厄爾多安談敘利亞重建的問題,29日北韓的外交代表團進了俄國外交部,與俄國外交部副部長會談。會後俄方對外表示,俄國已經做好準備,要用和平、政治、外交的手段介入朝核問題,調解東北亞的衝突。這整個發展非常耐人深思。敘利亞問題,俄羅斯是連結美國的北約盟國土耳其,以及美國的對頭伊朗,3國聯手想重寫敘利亞秩序,裡面沒有美國,也沒有中國。朝核問題則更可能為東北博弈掀開新的篇章。

過去這段時間,在北韓的核武、導彈問題上,我們看到了中國的制裁、美國的放話、南韓的薩德、日本的建軍,唯獨沒有看到俄國的角色。似乎六方會談的6個角色中,唯獨俄國沒有登場。但最近情勢已有改變,俄國的知識界與外交界都開始發聲,表示俄國可以扮演調停的角色。他們細數金正恩父親金正日與俄國的淵源、俄國海參崴作為面向東方的門戶地位,以及俄國與中、日、南韓等國的友好關係,都讓俄國有足夠的資格出面調停東北亞的緊張。尤其西方似乎對北韓束手無策的時候,更該拱手讓一條路予俄國登場。

美國的學者則指出,俄國外交的思維慣性一向是零和,只要美國的影響力衰退,就是俄國搶進的時機,在敘利亞如此,在東北亞也是如此。也有學者指出,介入東北亞事務,有助於俄國在西伯利亞的開發。俄國最常用積極介入當地事務的方法,吸引各國一起過來,最後一起參與俄國西伯利亞的開發。所以俄國介入東北亞調停,除戰略利益外,背後還有經濟的深層考量。

其實也有東南亞學者表示,東協也可以扮演調停的角色。因為東南亞國家,尤其馬來西亞過去和北韓關係一直友善,東協區域論壇更是一個已經存在的平台,這讓東協可以更方便地介入調解東北亞衝突。但是由最近美國對東協施壓,要求更嚴厲對北韓進行制裁,以及馬來西亞上周也對國人發出到北韓的旅遊禁令等發展來看,在美國壓力下,東協其實不太有扮演調停者的空間。

北韓的角色也很值得觀察。最近中國周邊2個小國的對華外交可以作為對照組來看。1個是新加坡,1個是北韓。新加坡作為一個小國,堅守國際法向來是她最大的安全保障,所以在南海問題上,新加坡雖非聲索國,但仍力挺南海仲裁的結果,也因此和中國的關係跌落谷底。可是最近新加坡的外交改變了,10月分李顯龍將訪美,9月他先到了中國,開始更靈活地在美、中之間維持平衡。中國拉攏星國,擺出4常委的高規格來歡迎李顯龍,李顯龍也暗示隆新高鐵幾乎就是讓中國建造了。星國學者鬆了一口氣,稱「小國大外交」的智慧又回來了。

北韓則是另一種情況。在上周五北韓外交官進了俄國外交部後,可以看出北韓開始往俄國傾斜。金正恩不信任中國,所以不在中、俄之間擺動,而是一頭往俄國身上靠。過去中蘇共交惡的時候,北韓作為小國都會避免在中、蘇之間選邊。現在則是已經選邊了嗎?金正恩是怎麼算的?俄國順勢進入東北亞的博弈,整盤棋局又會發生什麼變化?這都值得我們持續關注。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俄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