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騰一時的兆豐銀紐約分行遭重罰1.8億美元甫落幕不久,銀行又值多事之秋。華南銀行紐約分行在9月底遭美國金檢單位發現疑似洗錢防制建置缺失,難逃罰款之責;10月初,遠東商銀驚傳遭駭客入侵、植入病毒程式,遭匯出近18億元到斯里蘭卡、柬埔寨及美國等地,所幸已追回大部分款項,未釀重大損失。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近日又爆發慶富造船標得海軍獵雷艦採購案,涉嫌以虛偽文件充作承造獵雷艦的購料證明向銀行辦理貸款,並獲250億元聯貸。至今,銀行團已撥貸150億元,但慶富卻爆出財務危機,倘最後無力償還,將成為聯貸銀行的潛在損失。

行政院針對慶富案成立專案小組,公布調查結果,認為採購案和聯貸案各有5大缺失,包括國防部未確保慶富有相當財力足以承辦本採購案;未確保慶富有辦理該採購案的履約能力等。平情而論,上述的事件除了信用風險管理不當外,泰半肇因於銀行作業風險管理疏失所致,作業風險起因於內部作業、人員及系統不當或失誤,或因外部事件所造成損失之可能性。

銀行作業風險損失事件,以內、外部詐欺最為常見,慶富案即有詐貸之疑。銀行授信首重違約率評估,此事件凸顯聯貸銀行未能查明利害關係人,且貸後管理作業上亦有疏失。據悉,慶富原始資本額僅5億,財務及能力不佳,竟可標到350億左右獵雷艦標案;又獲銀行團聯貸,銀行團豈能未針對慶富的財力、承製獵雷艦的技術能力進行有效評估?箇中情節,令人匪夷所思。

坦然言,泛公股銀行往往要配合國家政策,扶植產業發展;對大型聯貸案自是「即期待、又怕受傷害」。如喧騰一時的「二兆雙星」,當時,泛公股銀行放款給面板、DRAM、LED與太陽能等四大產業的融資餘額高達4000億元,然而,2007年美國次貸風暴後,部分企業也陸續傳出財務危機,徒使金融機構放款品質持續惡化,連帶影響國內金融機構的放款逾放比及銀行經營績效,最終股東權益受損、全民埋單。

以公開發行上市櫃的銀行也該以股東利益考量審慎評估是否參貸,怎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顯然,泛公股銀行有兩難之處,一則有配合政府政策或受高層施壓的壓力;再則,目前國內整體銀行存款高達36兆、放款僅26兆,爛頭寸高達10兆,加上目前市場利率極低,銀行業面臨高度競爭,因而莫不急著將錢貸出去。無怪乎,有業界人士揶揄指稱,銀行是「賺賣白菜的錢,扛的卻是賣白粉的風險!」當務之急,政府應極力改善投資環境,法規適度鬆綁,讓銀行資金有合法去路。同時,銀行更應加強內控稽核,嚴謹評估違約機率,嚴防不法詐貸。

(作者為淡江大學財金系教授)

#銀行 #慶富 #金融機構 #詐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