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南韓總統文在寅繼7月在德國G20期間舉行高峰會談後,這回則選在越南舉行的APEC期間於11日召開第二次「習文會」,兩人好像參加一場婚禮,不約而同繫上紅領帶,始終眉開眼笑。

文在寅事先送了不少禮物給習近平,例如中韓達成三不原則、不參加川普提議的印太新戰略。而且習近平和文在寅在解決朝核問題上同樣主張「和平對話」,並聯合俄羅斯總統普丁,把川普「先發制人」的念頭關在鐵籠。如此,中國也禮尚往來,隨即解除「禁韓令」,雙方不再提薩德問題,讓南韓也找回大陸市場。

尤其,文在寅上台後一直念茲在茲明年2月初舉行的平昌國際冬運,希望能邀請到習近平、川普及普丁共襄盛舉,一邊拉攏北韓派團參加。當然,文在寅特別重視的還有6月馬上要舉行的全國地方選舉,也算是南韓選民對他的「期中考」,一旦文在寅輸了,肯定影響日後施政。

文在寅執政僅半年,在國際舞台上頻繁演出,可謂馬不停蹄。7月先在德國向全世界公告《柏林宣言》,闡述兩韓統一政策;9日又在「南韓-印尼企業論壇」演講時宣布將強力促進「新南方政策」,為南韓經濟創造新天地。此政策與蔡英文政府推動的「新南向政策」雖只有一字之差,但足以嚇倒小英。

南韓「新南方政策」的招牌比台灣響亮多了。南韓將東南亞畫入與美、中、日、俄4國同等地位,先從3P:People(人們)、Peace(和平)、Prosperity(繁榮)的外交手段切入,再將單純商品貿易擴展至技術、文化、藝術、交通、能源、水資源管理、智慧型情報通訊及人員交流等各領域。

據南韓2015年官方統計資料顯示,南韓與東南亞10國貿易密切,總貿易金額達1199億美元,不僅占南韓海外投資的第2位,也是南韓第2大建設國際得標的市場,建設量有109億美元。南韓自然重視這塊大餅。

其實,南韓與台灣面對中國大陸同病相憐。南韓自去年7月開始飽嘗中國經濟制裁的苦澀,因此,早已打算分散市場,開拓東南亞市場。

但文在寅深知,要打開東南亞市場,必須先爬上萬里長城,否則一切功虧一簣。

問題是,先前台灣想趁著聯合國安理會制裁北韓的機會,不斷向美國、日本及南韓招手「合作」,想一步登上國際舞台,沒想到文在寅也以「新南方政策」出發,讓台灣得面臨在東南亞市場與南韓「血戰」的困境。同時面對大陸和南韓的競爭,小英想得到突圍方法嗎?

(作者為韓國昌信大學榮譽教授)

#南韓新南方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