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今年7月31日,曾經在UDN個人部落格「捕夢網」發表一篇文章《鳳姐與她的網路警察》。那時候就有這個預感,這篇發表在臉書上的文章,恐怕會遭到網路警察毒手,所以在部落格上特地留下此文;如果一旦被刪,還能留下遺跡。

沒想到直到將近四個月後的今天,突然收到臉書的通知,告訴我此文「違反了臉書的社群規則」,不但被刪,還被停權數日。

讓人不解的有幾點:一是此文發表在將近四個月前,難道臉書管理者都是「英英美代子」,竟然有時間追溯到四個月前發表過的文章,到現在才動手?

其次,此文內容完全是引述「王大師」發表過的文章,裡面的用詞還用「台八子」來取代,避免被臉書在台代理人給「河蟹」掉,沒想到依然難逃魔掌。

回想一周前,我在臉書上分享並評論了《中國時報》一篇有關北市商業會理事長王應傑說「台灣賤民根本不知中國多進步」的新聞 ;除了臉書分享此文被刪,我還被臉書停權。

如果此事發生在美國,臉書總部對讀者引述譬如《華盛頓郵報》的內容進行審核,指控《郵報》文章的內容有攻訐他人種族、族裔、國籍、宗教、性傾向、性別或身心障礙,那豈不引起美國媒體界的大嘩?有哪個社群網站敢對主流平面媒體進行新聞內容審核,甚至刪除?那不是麥卡錫主義復辟?

今天他們拿《中國時報》及洛杉基開刀,下次會輪到誰遭殃? 相較之下,無論獨派在臉書如何地羞辱在台外省人、仇恨中國籍的華人、羞辱原住民、推崇日本殖民主義,臉書根本視而不見;卻對反獨、反仇中、反族群歧視、反媚日的文章,如此不待見。

《1984》書中所描述的恐怖世界:無所不在的「大哥」,隨時監視著人民的言行。2017年在台灣,臉書在台代理人則取代了威權時期的警總,在網路上監視著所有臉友言行,包括平面電子媒體記者的文章,實在太恐怖了!

當蔡總統將外省人鄭南榕的自殘日當成「言論自由日」,卻默許臉書在台灣封鎖反獨聲音,不但是對鄭先生的最大侮辱,也是對所有在臉書上撰文爭取言論自由作者們的最大諷刺!(作者為自由作家)

#監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