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還停留在夜郎自大、井底之蛙的心態,說大陸富有起來變成暴發戶,窮得只剩下錢。那我們呢?我們窮得只剩下民主嗎?想到這裡,我立刻打消了自己本來想反駁那位女生的觀點,同時也覺得那位男生的想法其實有點薄弱,甚至說是不堪一擊。雖然並不能說是完全沒有道理,但是理念這種東西畢竟需要實質牢靠的基礎才能夠有所支撐,不能光憑著理念就能當飯吃。所謂的「先顧腹肚、再顧佛祖」大抵就是這個道理吧。

別再流行小確幸了

那女生接過話頭說:「我很清楚,也沒有要拿經濟發展來作比較的意思,我並不是要唱衰台灣,奉迎大陸,像很多我認識的到大陸念書的同學,其實說真的,他們的實力並不好,但是他們很多原本就並不是台灣『優秀』學校出身的,喔我沒有用學歷排名來貶低人的意思,但我遇到的、認識的人有些確實會有這種情況,他們一到了大陸,受到破格提拔,因為港澳台學生有特殊外加名額的入學管道,這讓他們能夠有點像是『鯉魚躍龍門』般翻身成為北京大學、北京清華大學等傳統名校學生,在他們心中,這就像是天大的恩典,所以他們看到大陸的一切,都認為是超前於台灣的,再加上現在的台灣經濟體質確實脆弱、低落,民主政治無法呈現出效率,導致治理失能、民主失靈,這些到最後都變成一種投降主義,認為台灣快沒有救了。」

「但我要說的是,台灣不是『沒有救』,我們也不需要像那些人一般見識,我真正想表達的是,中國大陸這麼大,機會這麼多,現在正在起飛沖天,我們在這個時候剛巧趕上了這個機遇,如果還要像老一輩的人一樣對中國有不切實際的幻想或完全以管窺天、瞎子摸象那樣,以為中國大陸就是那麼落後、沒文化、野蠻粗魯……我覺得這樣只會讓我們自己陷入一種停滯,甚至是嚴重的退步。未來,是我們要和中國大陸打交道,不是都說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嗎?那為什麼我們不能夠敝開心胸跟中國大陸接觸,我這幾年去大陸那麼多次,認識的好朋友也很多,我覺得他們胸懷世界,完全是大國公民的心態,但相較於我們台灣流行的小確幸……唉,算了吧,小確幸是用來給生活點綴的,而不是整個社會的核心追求好嗎?!」

後來大家又聊了些別的,切換到其他話題上了,不過那天這場關於去中國大陸念書、看看現代中國長什麼樣子的討論,卻在我心裡面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後來,那位女同學私下找了我和另一位男生,說是想要一起討論關於去北京大學和清華大學考研究所、給自己另一個考慮的機會,我考慮了一下馬上就答應了。

見識何謂刻苦念書

我們各自想攻讀的專業有些差異,所以不會占到彼此的名額,我們研究了關於面試、英文檢定證書以及事先需要拜訪哪些教授,要怎樣請台灣相關所學的教授、業界人士寫推薦信函,也在往返交通、住宿問題上一起相互協助,如此一來不只有個照應,而且也確實幫我們幾個人省下不少錢。

我們一行人一起搭機飛到北京,就住在清華大學後門對街的旅館,那裡的好多棟公寓,基本上都是為了考研究所的學生而設,很多學生包了半年或一整年,就住在裡頭埋頭念書。

四五月那時候,北京還是特別冷,溫度好像只有個位數,我們幾個真的是南部來的孩子,穿了好幾件還是覺得冷得發抖。最誇張的是有時候還沒有熱水,簡直是要捉狂,冷水湊合著洗洗抹抹,也就過去了。

但觀察其他在那裡準備考研究所的大陸學生,我真的這輩子第一次體驗到,什麼叫作「刻苦學習」,他們多數人都早上五點多起床學習,一路讀到中午再吃飯,小睡一小時後繼續「埋首苦讀」,到晚上吃完飯後繼續……在那裡的一個多星期當中,週而復始,始終如一,跟我們為了考試的準備比起來,簡直是天差地遠。

因為我們是透過港澳台的招生方式,所以初步書面審核過後,就是面試階段,不需要經過筆試,這也讓我感受到這個制度對於大陸同學來說,難免會有一種不公平或者是相對剝奪感。不過雖然能夠感受到他們對此小小的不開心,但是與他們結識的過程中,他們也是對於為什麼台灣學生會想來大陸念書有很多好奇,也提供了我們更多對於現在大陸的變化、未來發展以及研究所之後就業市場的獨到分析和見解,這些都讓我們感到非常新穎。

由於我們的面試時間不太一樣,我們又報了好幾個科系,於是都會有一些空閒的時間,於是趁著這些面試的空檔,我和同學到圓明園走了一趟,也初步對於北京有了一個概略的認識。那時候,也真正知道霧霾有多麼嚴重,我們幾個人每天戴著口罩上街,本來我在台灣有跑步的習慣,一兩天不跑就覺得身體不自在,但到北京,我實在是完全不敢在外頭跑步,那感覺就好像在吸菸一樣,空氣實在是太毒了。

傳閱中華民國護照

我還記得輪到我面試的時候,面試官對我相當客氣,說是看了我的備審資料,覺得非常優秀,接下來主要的問題其實多半圍繞著「為什麼想來大陸念書?」、「有親人在這裡嗎?」、「未來會考慮在這裡就業或繼續深造嗎?」、「你對於兩岸關係有什麼想法?」,其中有位教授問我說,你用卡式台胞證覺得是否方便,我說,方便是方便,但是我是一個很喜歡蓋戳記的人,這樣一來我就不能每次過關的時候蓋章留念了。說著我便拿出我的護照給他們看,說我很喜歡到各地旅行蓋出入境章,證明自己來過。當時教授們看到「中華民國護照」都覺得特別有趣,跟我借去傳閱了一下。

考試的結果如我的預期,一切順利,但我最後因為家庭因素,所以在制度內作了一些程序申請,讓自己延緩入學。而現在我正積極和對於大陸有興趣的同學合作討論相關創業的規畫,想起當時的考試過程,很感謝那位女同學的牽線,如果沒有她,我應該沒辦法有這個勇氣或理由踏出這一步,讓自己的未來,多一次選擇的機會。(鍾如釆/台北市)

#台灣人看大陸 #兩岸徵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