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日前以旋風之姿走訪東亞5國,並出席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的領袖會議。於公開講演時,川普再次觸及大選時的競選主軸:「美國優先」,並強調領袖就是要各自看顧好國家利益。於美、日雙邊的會談上,川普即席附和安倍提議,將共同推動印、太經貿區塊的緊密連結;在APEC做講演時,川普更賣力宣揚此一構想。

回溯APEC的成立背景,當時日本希冀能主導亞元區域的建立,並以雁型發展策略來帶動其工業轉型;也因為順勢結合了WTO的談判進程,而能夠超前其他區域經貿體系的建立。極其罕見的是,APEC成員會議是採共識決,其目的是要以充分溝通,來作為爭取諒解與互惠想像的必要機制。將近30年的運作下來,APEC逐步建構出能讓各方疏通交會的場域;能夠以互惠互信與競爭機會的共同把握,促成共識與在區域內開展的柔性融合。

不過,川普旋風式的走訪之後,增加新會員與擴張領域範圍的企圖,勢將改變APEC的傳統風貌。這個成為印太區域的擴張提議,不僅僅是貿易全球化的旅程碑,更凸顯出美、日與印度想成為鐵三角的新戰略。美、日的宏圖大願可以說是軟中帶硬,究竟成或不成,倒要看看採行共識決的APEC裡,諸會員國要如何接招、因應,才能有面面俱到的善意維持。

展望未來,全球產能過剩與在國家內部的所得不均,依舊是國際衝突與談判的癥結所在;諸如北美自由貿易區和美、韓自貿協定的重新談判,正有如此的激烈糾纏。畢竟川普主張的美國第一,是將跨國投資原本的漸進蘊染作用,直接綑綁在衰退地區的就業創造與經濟振興上頭;希冀在高所得地區,利用私人投資來帶動全面性的擴張。

川普認定就業創造、所得停滯與消費促進,都能夠以強制的民間投資與大幅減稅一次到位。但這個推論的有效性,卻完全漠視日本失落的20年間,是如何透過高昂的財政擴張,依舊無法拉動日本的經濟疲累。

二戰以迄,開發中國家的發展政策,大抵遵循日本的雁型理論;而先進國家,則能藉此輸出汰換的舊產能,順勢做轉型。更何況在過去的年代裡,國際借貸與人才流動都比較困難;唯有透過國際貿易的雙向銷售,才能漸次開展出市場的深度分工,與在技術養成、資金和設備供應的獲利回收。

換言之,依序、次第的依存開展,正是取得互利與成長契機的安全路線。然而川普與安倍所構想出的印太經貿戰略,則是強制資本的反向流動;不僅操作難度很高,更與專業分工和生產自動化等的決策考慮相悖離。

加速帶動印、亞經濟區塊的緊密化,並無助於解決已開發國家的貧富不均與社會紛擾;一旦操之過急,反而會助長歷史記憶的喚醒和被曲解,徒然激化地緣政治的對立性與仇視。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國企所副教授)

#川普 #印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