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總統馬英九參加雲林同鄉文教基金會15週年慶暨「勤樸獎」清寒獎助學金頒獎典禮時,引述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湯馬斯.羅倫.佛里曼的話:「你們台灣沒有煤礦、沒有鐵礦、沒有石油,但是你們有一種最有價值的礦,就是『腦礦』,能透過教育把『腦礦』開發出來,比有礦產的國家發展得更好」。

也就是說,前總統馬英九認為這是台灣重視教育的成果,台灣最有價值的,就是我們的頭腦!然而,這說來實屬諷刺,台灣上一代留下來的腦礦還剩多少?還能夠替下一代提供多少腦礦?下一代還有多少腦礦可用?

教育向來是百年大計,不僅為國之根本,更關乎著一個國家的青年其在未來發展上所具備之競爭力,但台灣現在的狀況卻是政治掛帥,教育政策不時隨政治起舞,導致現今政治凌駕專業之上的困境。「政治」本該是用來解決問題的手段,可是現在卻反而引起了新的問題,「政治」造成的問題只能在原地糾纏、虛耗、惡鬥,造就了新型態的風險社會。

政治凌駕教育專業,民進黨政府不斷進行「去中」,去文言文、去儒家思想、去中華文化等所產生的後果,將導致原本已潛在與內化於台灣社會中的中心思想規範,如尊師重道、孝道、是非價值觀等一一被打破。一旦這些原本深植於人心的規範被打破,要重建與復原是非常困難的工程。

另外,此刻已是全球開始瘋中文之時,中文成為熱門學習語言,我們本著自己的文化而具有絕對優勢,諷刺的是,因為政治意識型態的操弄,使得我們背道而馳、趨之若鶩地搞去中,進行文化斷裂工程,撇開台灣與中華文化間的關聯,以及放棄語言文化資本傳承的做法,根本就是自廢武功,呈現自我限縮的狀況。

若在中華文化圈中學習的我們尚不知好好精進自己,反而努力撇除自己與中華文化間的關聯時,只會讓自己的文化資本越形低落,一旦失去文化資本,即等同於喪失競爭力。試想,沒有了文化資本,我們腦中還會有多少「腦礦」?

民粹主義的盛行,凡事總走上泛政治化,吹著「選票最優先、專業放旁邊」的號角,只會讓台灣的教育政策每況愈下,這是目前台灣最悲哀的宿命。不禁令人好奇一問,究竟台灣的腦礦還剩下多少?

(作者為國北教大文教法律所碩士)

#腦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