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光復以來未發生過重大旱災讓台灣人民餓過肚子,因此台灣人是不知道「飢餓」是什麼感覺,「飢餓30」這類活動並無法反映出,人在飢荒時代的感受,因此多數台灣人並不知道糧食安全的重要性。

也因此台灣一向輕忽農地保護,才有那麼多的「種屋」與「種電」。一但農地被誤用,就很難再回復生產,目前各部會挖空心思要增加太陽能供電,農地種電成為主力,個人非常擔心如此拚種電,恐怕會惡化台灣糧食自給率。

台灣民眾過去是米飯為主食,糧食自給率還差強人意,但隨著國人飲食習慣改變,不再以米飯為主食,糧食自給率每況愈下,處處仰賴進口,殊不知一但氣候異常,發生大旱或大水或高溫與低寒及蟲害時,所有農作物都會欠收,屆時就會產生糧食危機。各國政府必須四處搶糧來滿足人民基本溫飽,因此台灣維繫以「稻米」為主體的糧食自給率應是政府糧食安全的首要工作。

大陸為避免上個世紀發生的大飢荒問題,除定下一條18億畝農田數量紅線外,更積極進行各式各樣確保糧食安全工作,如海外開發農田種稻,除協助地主國供糧外,也為大陸作儲糧之準備。同時也積極通過生物技術中的轉基因技術協助提升每公頃的稻米產量,今年更開發出海水稻,已在前些日收割,最高每公畝產量為620.95公斤。

海水稻種植成功,意味著大陸100萬平方公里的鹽鹼地可以開發農業耕作,無怪乎大陸水稻專家袁隆平院士曾表示「若能利用鹽鹼地,哪怕只是十分之一,全國水稻產量就能增加至20%以上,相當5000萬噸,足以養活二億人」,對大陸與全球的糧食安全貢獻良多。

對照大陸對糧食安全工作的積極性,台灣實在汗顏,每當春雨不足時,農業用水尤其是稻田,就會被要求休耕,將用水留給工業使用,而不像大陸透過轉基因技術發展抗旱、用水少的稻苗來因應。休耕次數一多農民會漸漸失去耕作熱情,進而萌生農田轉為他用。台灣農村目前「種屋」與「種電」亂象,其實是反映出政府對糧食安全工作的不積極。

過往台灣的種稻技術舉世聞名,從過去稻米的產量記錄便可得到証明,因此台灣地層下陷區的鹽鹼地,政府也可開發「海水稻」或其他抗旱、抗鹼作物來增加農業生產, 讓台灣的糧食安全能獲得更大保障。

民以食為天,照顧好民眾的溫飽,是政府的天責,因此農政單位應向大陸看齊發展海水稻或抗旱節水稻來協助農民種稻,並改善稻米存放技術與新型糧倉,提升台灣糧食自足率來因應未來氣候變遷所引發的糧荒。

(作者為國立屏東大學副教授)

#糧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