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長期以來倡議具有國民主權、直接民主精神的公民投票,對於彌補代議政治、政黨政治及政府治理不足或有所增益。然公投並非一帖民主萬靈丹,放諸四海皆準,在具有成熟政治文化公民社會中,公投雖可展現國民全意志,防止極權主義政體復辟衝擊民主堡壘,然在民粹主義、政治對立與族群衝突的斷裂社會中,公投不僅未能成為團結社會的紐帶,反而加速社會分裂。

林義雄曾發動長期禁食行動,促使立法院在蔡總統就職滿1周年前通過《公投法》修正案,後蔡總統應允於本年度完成《公投法》修法,群眾運動始解散,然最近又開始重新集結步行環繞總統府。事實上,立法院初審通過《公投法》修正草案,朝野政黨在大幅下修全國性公投的提案、連署及通過等三階段門檻,並將投票年齡下修至18歲,試圖改變「鳥籠《公投法》」限制,已取得共識;但針對「領土變更案複決公投」、兩岸政治協議交付公投則不具共識,爭議部分留待立法院院會協商。筆者認為爭議性條文不宜貿然通過。

首先,若藍綠可能形成共犯結構,將導致兩岸更陷入衝突關係。因國內政黨對國家認同分歧,導致此法涉及議題並非僅是低階經濟社會民生等議題,更涉及統獨等高階政治議題。台獨基本教義派認為此時正是推動法理台獨的最佳時機,欲盡速三讀;民進黨團則基於兩岸關係穩定及傳統價值主張,決定依照憲法規範;泛藍政治聯盟則是將計就計,甚至要新增更開放前衛立法,以測試民進黨真正立場。這些作為過於政治算計,稍不留意可能形成共犯結構,釀致兩岸明顯而立即的危機。

其次,儘管公投被賦予是天賦人權,但間接民主、議會政治及政黨政治是構成民主政治運作基本準則,動輒訴諸公投無異是耗費國家巨大成本,操作民粹政治反而降低政府決策效率,致國家競爭力下降。尤其是台獨基本教義派更期待藉由憲法、領土領域等議題變更,積極實踐法理獨立目標。

最後,立法院一旦通過這份具三低門檻的《公投法》草案,潘朵拉盒子打開恐怕其政治衝擊難以想像。獨派試圖推動公投制新憲及台灣名義入聯等正常國家運動,不僅衝擊政黨和解、族群衝突及國家認同,也會被質疑改變兩岸現狀及試圖追求法理獨立目標而成區域穩定的麻煩製造者。

立法院若通過具有挑釁性《公投法》,等於違反蔡總統維持現狀及遵循憲政體制處理兩岸關係的政治承諾。這將授予大陸動用《反分裂國家法》的口實,強化對台政策壓制力度。這不僅會導致兩岸關係幾近戰爭邊緣,同時也會加深台灣社會的衝突。

(作者為佛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助理教授)

#公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