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轉條例」在上週完成立法,使得地名改名的問題再度浮上新聞輿論。本篇文章來討論我國地名變更的一些故事。我國的路名與地名名稱的變革,在地政、戶政與民間的信件郵遞系統,其專業能力已能克服路名更動的繁雜作業。早期如台北市「克難街」改為「國興路」,在近二、三十年來,有些外地或從外國回台者,發現竟然克難街不見了,後來經由在地知情人士引導,才有辦法找到正確的地址。

而近幾年的縣市合併改制所涉及的地籍與門牌變更;或如數年前台中市將「台中港路」及其延伸改為「臺灣大道」,茲因行政作業的電腦化,至今尚未看到多大的行政問題。

在民國七十九年之時,台北市進行次級行政組織的行政區域重劃,將十六區重新劃設為十二區,其中文山區係由景美區與木柵區合併,景美與木柵,這兩個地名都可追尋自遠期清朝年間,故要合併這兩個地區,其命名就成了大學問。當時的作法甚為妥當,沒有將這兩個地名各取一字來處理,反而回到歷史痕跡去解決;當時在台北盆地的南部地區,其古地圖的表現方式,這片地區像是一粒一粒的拳頭,故而將這個地區名為「拳山」;後來在康雍年間,當地士紳認為,拳山這個地名有崇尚暴力意涵,遂將拳山改為「文山」。國民政府來台之後,文山這個地名一度消失約四十年,其後於景美區與木柵區的合併,讓文山這個地名再度回復。而台北市下轄的行政區,並非地方自治團體,故其名稱在當時並未產生多大的爭議,只是比較不清楚這之間的緣由而已。

另外,在當時,「信義計畫區」內的松仁路、松壽路、松智路等路,於民國七十九年以前為松山區轄區;該等「松」字輩路名,因信義區自松山區獨立出來劃設為一個區,而這些有「松」字的地名,如今卻成為信義區的重鎮黃金地區,其所形成的歷史錯誤,如今將錯就錯,無人再議路名變更。

七年前,我國地方自治團體進行整併,由原本2直轄市23縣市,整併為6直轄市16縣市,而台中縣市、台南縣市與高雄縣市,都為相同名稱,所以最後僅將台北縣改名為「新北市」;其團體名稱的變革,期間歷經網路民眾投票,最後才確定為新北市的名稱。五年前,台北市有一新闢道路,它的命名也是以「網路投票」的方式運作,當時網路支持的前兩名分別為「市民大道八段」與「桂花香榭大道」,最後交由台北市政府定奪為前者。

未來如果鄉鎮市區的行政區域調整要進行的話,名稱的爭奪戰必然是一個衝突的因素,人口多的大市整併附近小鄉鎮,可能會因其人口多而不願在名稱上讓步一個字;規模相近的兩個自治體,雖可各取一個字,但問題來了,是「新板區」還是「板新區」可能就會爭執不下。

能回到歷史尋找地區的最大公約數,這是最好、最容易取得共識的方式;然而,未必每個地方都能如此。廣泛的調查、徵詢、尋找共同歷史記憶,找出共同的地理意象,進行共提名稱,後經大家投票取得共識,這或許是較為穩健的做法。

(作者觀鑒談為合作媒體、王皓平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

文章來源:※本文同步刊載於「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
#促轉條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