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12月22日,役政署長林國演在成功嶺強闖營區,大耍官威。及至東窗事發,內政部次長花敬群率先為之開脫,認為「沒那麼血腥八卦啦」。部長葉俊榮反應更直接,力挺林國演外,更聲稱「署長進入營區,軍方應給予尊重」。

短短不到五天,在輿論一面倒的痛批聲浪下,林國演雖無「請辭」跡象,終究躲不掉「自動下台」的事實。然則花次長未遭究責,就連葉俊榮也翻臉不認人,反倒責怪林署長未能即時處理,沒有制止駕駛飆罵成功嶺哨兵。

於此反映三件事,首先,設若林國演錯到必須丟官,何以護短的這位內政部長未受連帶處分,還擺出一副與己無關的偽善嘴臉?其次,倘林國演只因對哨兵耍官威,觸怒到上頭而告垮台,會不會太嚴重,符合比例原則嗎?最後,此事證明成功嶺屬於馮世寬地盤,他的人罵都罵不得。林國演被打臉了,豈只旅長,連「哨兵」都大過他。而馮是誰親信,全民皆知。

如果說這是還給哨兵公道,只怕那位哨兵本人都承受不起。道理很簡單,哪怕阿兵哥也知道犯錯受懲,不合處罰程序,不符比例原則,都不叫「正義」。況乎蔡政府蠻幹到底的「轉型正義」!

反過來講,相較於林國演失態到不知嚴重多少倍的獵雷艦弊案,堂堂海軍司令黃曙光拱手「輸送」慶富造船公司24億元,卻只皮不痛肉不癢「申誡二次」,孰輕孰重?理應負成敗責任的馮世寬,則是嘻皮笑臉,不動如山。

足見只要朝中有人,深懂政治正確和逢迎拍馬,哪怕捅出比林國演更大的婁子,非但無險可言,連驚都不必;只要敢昧著良心,一邊高舉「轉型正義」大旗,一邊唸咒「這是善念,幫他們做功德」即可。就從可望榮膺「幹話王」的賴清德算起,舉如徐國勇、馮世寬、葉俊榮、林美珠、潘文忠、李應元、顧立雄、李永得等官員,哪個不是奉「轉型正義」之名,暗藏禍人利己之心?

尤其顧立雄本為阿扁律師,明知和國民黨有利害衝突,理應迴避黨產會官職,但他完全不具備這點道德勇氣。雖調任金管會,仍和黃國昌在國會唱雙簧,意圖構陷馬英九入罪。再如潘文忠侵奪《國語日報》,無視該報幾十年努力,備受無數學童和家長尊敬。乃至葉俊榮這種學者型官僚,只為了趕搭「轉型正義」班車,竟百般凌辱婦聯會,把不願任其宰割的辜嚴倬雲橫加撤免,蔑視後者對台灣婦女界的長期貢獻。請問如此泯滅人性的「轉型正義」,哪一點符合「普世民主、人權」價值?這等只看西瓜哪邊大的知識分子能不令人齒冷?

更可怕者,此一奸佞風氣已然導致文官體制崩解,連印製新護照都能搞出舉世騰笑的大烏龍,讓我國淪為美國一州。而司法形同破產,如雄檢在慶富弊案中通氣總統府,北檢利用早已偵結的「三中案」,持續追殺馬英九,復藉口觸犯《國安法》拘提新黨四君子,乃屬知法玩法,樂當東廠錦衣衛。

蔡政府當知,扭曲正義絕非「轉型正義」,「我有權,我任性」的正義更是邪惡,最終只會逼使人民用「社會公義」痛加制裁。可嘆的是,民進黨已墮落到「滿朝無一是男兒」,不見有清流敢像陳水扁主政時那樣振臂高喊「清君側」,總統必須改正過失。(作者為作家)

#顧立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