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總統日前表示,政府或可參考國外做法,用「津貼獎勵」等相關政策鼓勵企業加薪;蔡總統之前也表示最低月薪薪資3萬元是她的「夢想」。觀察蔡總統體恤年輕人現實的生活痛苦,可謂用心良苦。只可惜蔡總統錯聽了庸材幕僚的建議,表錯了情,又惹得輿論譁然。最直接的破綻是,既然政府要補貼,為何不直接補貼給需要幫助的低薪所得者就好?由於政府本身是一空殼子,為何要從原本就是相對窮的勞動力口袋中把錢吸走,再去補貼給相對有錢的企業老闆?繞一大圈,豈不違反正義原則,更何況得到好處的企業也不一定會得一給十,嘉惠員工。

所謂他山之石可以攻錯,但他山之屎千萬不可錯踩!要解決低薪問題,尤其是年輕人的低薪問題,還是必須從正本清源做起。政府要正視兩個問題:一是如何幫助企業擴增其市場的價值;二是如何協助提供高品質的勞動力。首先,大家要了解一項事實,不賺錢的企業根本無從為員工加薪、分紅。現在的政府滿腦子想的只有鎖國偏安的政治操弄,大幅增加企業的經營風險和限縮開拓市場的自由度,導致企業競爭力大傷,難道要全靠政府用奶水養活他們嗎?不可能。

此外,靠政府奶水養活的企業,一般而言,都是缺乏競爭力的邊際企業。這些邊際企業表面迎合政府為員工加薪,但羊毛出在羊身上,實不可信。其次,政府往往也是「低薪製造者」的原凶之一。例如,科技部的研究助理薪資補助標準表、教育部的全國高教老師薪資一張表、政府採購的最有利低價搶標、油電水不准漲價等等都是明例。這種只追求低薪低價、不追求品質的心態不改,要靠「津貼獎勵」等政策鼓勵企業加薪,猶如緣木求魚。

現行薪資所得者的賦稅負擔是全國最高且最大的,估計約占政府總稅收的1/5強,而低薪問題也停滯了16年之久。根據主計總處資料顯示,民國105年的實質經常性薪資為37334元,仍不及民國89年的37801元,倒退16年。但低薪問題和基本工資是兩個不同的觀念和事件。低薪問題是勞工生產力報酬低弱不振的問題;而基本工資是勞工維持基本生活所需的樓地板薪水。所以擁有高生產力的勞工是不太可能去領「基本工資」的,不須政府操心。其次,基本工資有城鄉差異的特性,訂定全國一致性的基本工資標準本身就是一個錯誤的政策,更何況是希望把「基本工資」套在勞工生產力的報酬上更是離譜。

要解決勞工低薪問題要開源與節流,開源是提升勞工的生產力,也就是提升勞工的品質。與其補貼企業,不如直接補貼教育和訓練國人以提升其創造力和工作技能。再者節流,政府應大幅降低薪資所得者的賦稅負擔,才能有效改善勞工的基本生活。但現在的政府是一味地討好富人,降低各種有利富人炒作的稅捐,如資本利得稅等,嚴重造成貧富差距擴大。如今難道還要反補貼企業嗎?真是不可思議!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經濟學系教授)

#低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