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伊始,大陸表演市場最火熱的話題當屬PG One事件。1位本名王昊的嘻哈饒舌歌手,因1首早期歌曲《聖誕夜》部分歌詞帶有教唆吸毒與物化女性的意味,1月4日起接連遭到《中國婦女報》、《人民日報》、《法制日報》等重量級官媒炮轟,引發大陸民眾譁然論戰,風波延燒方興未艾。

PG One突然成為眾矢之的,主要源自近日他與影后李小璐的緋聞,以致被扒糞。但撇開影視八卦與大眾窺私,從文化視角來看,PG One事件反映出一個龐大市場與多元文化的密切關聯。大陸改革開放後,隨著經濟與全球接軌,原本封閉的文化生態敞開大門,海量消費能量迅速滋養多種小眾文化,豐富多元逐漸有直逼台灣的態勢。

嘻哈與饒舌文化就是其一。大陸長年影音產品進口受到管制,早年民眾只能偷偷透過廣播等去接觸外國音樂,但改革開放導致管制被迫鬆綁,尤其台灣歌手周杰倫受到大陸民眾狂熱歡迎,讓嘻哈與饒舌元素風靡大眾。去年大陸推出《中國有嘻哈》綜藝選秀節目意外爆紅,2017年甚至被流行文化界封為「中國嘻哈元年」。

短短10餘年時間,嘻哈與饒舌這種小眾文化在大陸晉升到主流文化位階,1位饒舌歌手享有流行天王的明星地位,因此他的私生活被狗仔偷拍,以往的創作被放大檢視,這在10幾年前的大陸簡直是不可思議的現象,也驗證文化市場對文化生產所發揮的催化力量。

接下來就是文化消費與文化認同的課題了。由於官媒炮轟,文化評論界跟進,某些論述認為PG One等歌手與團隊扭曲嘻哈文化的「Keep It Real」(忠於自我,保持真實)宗旨,強調「Keep It Real」須有所節制,PG One不能恣意「亂寫」。這種論述犯了基本邏輯錯誤,畢竟物化女性、吸毒本來就是人類「真實」現象,在西方氾濫程度更是令人咋舌。

PG One的最大錯誤在於他不能期待自己享有大眾明星光環之餘,又保有地下與前衛創作者恣意衝撞中產階級道德與體制的特權,這才是近日風波延燒的關鍵。他們必須學周杰倫,只能把嘻哈與饒舌元素當成調味劑。舉凡地下與前衛文化要獲得商業資本支撐浮出檯面,一定要跟主流信仰取得妥協,儘管兩者之間仍時有鬥爭,但必須迎合中產認同的最大公約數,否則就該退回前衛自我取暖的聖殿。華人社會所接受的嘻哈與饒舌文化,更是停留在表層的音樂形式,東西倫理道德觀念仍有不小差距,大陸還有意識形態管制,豈容PG One這類歌手造次?

儘管如此,嘻哈文化已確定在大陸生根,並且為大陸自產的流行音樂帶來更豐富面貌。類似現象不只發生在通俗文化,精緻藝術亦然,比如大陸開放後引進各種西方劇場表演,如今劇場藝術生態蓬勃,讓台灣相形見絀,當中創意火花四射,上海與北京白領階級把看戲當成生活休閒。從文化創意前端到產銷後端,大陸正迸發旺盛活力,而廣大的市場容許各種創意扎根茁壯,這是文化產業的定律。中國嘻哈元年只是序幕之一,未來還會出現更多令人目不暇給的景觀。

(作者為福建師範大學協和學院副教授)

#PG One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