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兩岸政治和經濟都會面對一些挑戰,處理得好可以逢凶化吉,遇難成祥,處理得不好,也非常可能長出一些么蛾子,所以我們在年頭就要有足夠的思想準備,小心應對,希望在年末,可以清點這一年的好收穫。

2017年最大的事情莫過於川普簽署減稅法案,而減稅的效應將在2018年逐步釋放出來,這就勢必對世界經濟政治格局產生巨大而又深遠的影響。具體地說,減稅就是降低美國政府提供的公共產品價格,這就勢必降低企業生產成本,增強公眾的商品購買能力,從而吸引國際資本向美國的移動。減稅不僅是川普競選的口號,也是他應對中國經濟挑戰的最重要一招。

因為中國經濟的競爭力主要來自於勞動力成本低、環境補償少、貨幣發行多上。川普面對國內有關的制約和壓力,他沒有辦法在這3個方面接招,於是只能降低政府的管理成本。相對來說,中國政府的管理成本不僅很高,而且很難降下來,這就足以讓川普反手一掌,奪回競爭優勢,特別是減稅可以吸引國際資本回流,這是放水養魚而不是竭澤而漁,稅收總額不僅可能不降,甚至還非常可能回升。

對於中國而言,減稅很有難度,因為吃飯財政的格局沒有根本改觀,維穩的成本還在上升,所以中國難免對川普的舉措表示極大的義憤,但過後一定會清醒過來。因為義憤無濟於事,所以中國也一定會有相應的減稅舉措,儘管力度與川普相比不可同日而語,但是,只要有所動作,則就能在一定程度上阻滯資本外流。也正是因為無法根本扭轉資本外流的勢頭,則美元升值和人民幣下行將同樣沒有懸念。在這個過程中,川普還非常可能啟動對華不利的貿易法案,所以2018年最大的問題是匯率波動,以及中國公眾納稅心態變動的影響。

最近人民幣大幅度升值,卻沒什麼特別有利的經濟因素推動,這將有利於中國外資的撤離,因為外資可以用較少的人民幣換取較多的外匯,其結果也一定會大幅損耗中國的外匯儲備。鑒於中國經濟已經進入了調整期,中國政府將努力穩住房價、加強金融監管、抽緊銀根,以避免系統性金融風險。同時,公眾的維權和環境補償的成本大幅度上升,中國外匯儲備大幅增長的可能性已經很小,所以2018年人民幣匯率非常可能突然掉頭。同時,川普減稅的示範效應讓中國公眾重新審視政府的職責和功能,並且加大他們對稅負與福利背離的不滿,這就勢必從外部促使中國各方面改革的深化。

面對這樣的基本格局,海峽兩邊維持現狀至關重要,也就是要盡可能不多事、不惹事、不找事,抓住機遇求發展。譬如,在人民幣匯率調低之際,是資金回流大陸的最佳時機,因為此時用同樣的外幣可以換到更多的人民幣,對大陸來說,資金回流可以更好地實現經濟復甦。現在大家越來越明白,兩岸關係合則兩利,離則俱傷。當然,兩邊意識形態的分歧和障礙不容小覷,問題累積到一定程度也有擦槍走火的可能。特別是兩岸都有一些頭腦簡單、亢奮激動、動輒訴諸武力的鼓噪叫囂,所以期望兩邊的政治家保持高度的克制和冷靜,盡量不受這種鼓噪叫囂的干擾。儘管有些吆喝,甚至呵斥非說不可,但也只是強調和亮出自己的底線,並不意味著可以不惜一切代價,畢竟大家都可以在時間的推延中做出更加明智的選擇。當然,雙方也要避免挑戰對方的底線,以免把自己逼到犄角旮旯,然後做出非冒險一搏否則沒有退路的無奈選擇。

大陸強調擱置爭議、共同發展的思路其實是很有道理的,因為一代人的智慧有限,面對的制約太多,歷史方程式非常可能無解,所以把它留給未來。而未來的人更有智慧,未來的條件都變了,未來的歷史方程式不僅有解,甚至已經完全不是一回事。譬如,目前影響和平統一的最大障礙之一在於好些人的思想觀念還游離在現代文明的軌道之外,川普的減稅會猛擊一掌,促使他們回過頭從中華民族和公眾福祉立場思考和分析問題,兩岸關係的歷史方程式可以重構,求解也就相對容易。

總之,江山代有才人出,各管自己數十年,2018年的目標是保持兩岸和平,抓住匯率變動和觀念變動的機遇,積極和有耐心地尋求雙方經濟更大的發展。

(作者為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教授)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