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立法院開議第一天,就發生反年改團體為軍人年金改革的流血事件,令各界震驚及不捨,而原本消音的年金改革議題,再度引起社會關注,牽動的不僅是預計在今年7月1的軍公教年金改革會不會同步實施,另一個則是進入冬眠的勞保年金改革,是否真的會攤在陽光下討論?

回顧年金改革過程,政府一再宣示的理由是:年金會破產,如果任內再不處理的話,年金在將來幾年都會面臨破產,會影響到財政穩定。但若對照政府年金改革的順序及內容,充滿了矛盾及盲點,更是將年金改革過度簡化為只是財務破產問題。

首先,既然是為延後年金破產的時間,那麼,按照政府公布的各類退休制度的財務狀況,軍保是2020年、勞保是2027年、教育人員是2030年、公務員是2031年,為何最晚破產的公教卻被最優先改革,反而對財政衝擊最大的軍人和勞工,最後處理,甚至打算不處理?更可見政治人物說一套、做一套的雙重標準。

其次,財務缺口的擴大,無非是人口的變化,重點在各行各業的勞動世代人口減少,國力凋零。這個少子化衍生的錯綜複雜問題,不是依靠年金改革才是唯一解方,如果一個決定的改革偏差,讓人民對年金改革產生恐慌,反而加劇少子化危機。

年金改革時有一個很重要的配套,要同時端出人口計畫,政府各部門必須有「未來年表」的時程表。未來年表不僅是呈現台灣未來10年、30年甚至是50年的人口變化,重要的是在這些人口變化中預測的國家、社會及經濟危機,提出具體而有效的對策,包含提升生育率措施、教育改革及人才培育、就業方案的調整等。

再者,年金改革的關鍵在薪資所得的提升。所得分配要更公平、有保障,是在前端的就業薪資,而非以縮小職業不均為由,自認砍了其他職業的年金,就能讓另一個職業族群的生活變得更好。

無論哪一個國家的年金改革,其方案不外乎是調高保費、降低給付、延後退休及提高保險基金運用收益。然而,在調高保費、降低給付方面,台灣首要解決的核心是低薪。當薪資無法提高,加速調高保費是在瘦鵝身上拔毛,降低給付則是影響到消費能力及醫療費用的支出,最終仍是由國家承擔。因此,年金改革應與經濟發展同步,擴大社會造餅的功能,才能適度降低年金改革的衝擊。

當然,最重要的是政府的改革心態。年金改革走到今日,政府已圖窮匕現只是為選票考量,分裂的社會難以修補,公教人員士氣低落、人才流動停滯,勞工對政府失去信心,提早兌領勞保給付,在在暴露年金改革所造成的動盪不安。

猶記得2000年上映的電影《沒人寫信給上校》,敘述退役上校遲遲等待不到國家承諾退休金兌現通知的老年尊嚴及貧窮悲傷,而這樣的場景,會不會也是台灣年金改革之後的寫照呢?

(作者為華夏社會公益協會理事長)

#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