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虎頭山「桃園忠烈祠暨神社文化園區」,日前以慶祝80周年名義,舉辦充斥日本風情的「張燈結彩春櫻祭」活動,甚至找來日據時期曾在原日本神社舉行神道教婚禮(俗稱「神前婚」)擔任花童的老婦,追憶日據時期。由於先前發生台獨糾眾潑漆褻瀆故總統蔣中正陵寢,愛國的桃園民眾已經很不滿,他們群體鬧場抗議,使「張燈結彩春櫻祭」氣氛尷尬。

沒有生命的建築物誠屬無辜,但當局顯然無視「神社」與「忠烈祠」間的對立意涵,此舉實暴露國族認同混亂失憶,去美化日本殖民統治,實是時地不宜心態可議。

神社並非只是日本神道教祭儀場所,二戰前的神道教並非一般民間信仰,而是受日本政府挹注的國教,與日本的殖民統治,及對外侵略擴張國策密不可分,它扮演了對人民洗腦的政令宣導工具,日本殖民統治末期,台灣是向華南和東南亞侵略前進基地,為徹底壓榨台灣人力與物力,日本雷厲風行皇民化,實施「國民精神總動員」與「皇民奉公運動」,強烈要求台民改說日語與改用日本姓氏、穿和服、向日本皇居遙拜。更大興土木建造神社,桃園神社即皇民化運動時期興建,強迫台民參拜,祈求日軍侵略戰事「武運長久」。更要求台民放棄自唐山帶來的固有信仰改宗神道教,將廟宇神像或祖先牌位移除燒毀,美其名「正廳改善」、「寺廟整理」、「神佛昇天」,企圖從根剷除台民潛意識裡的中國認同,化台民為「皇國臣民」,這引發台灣民間社會反感,日本戰敗台灣光復後,台灣各地日本神社不是被搗毀就是被改建為各縣市忠烈祠,奉祀因反抗日本殖民統治犧牲的台灣先民或抗戰將士英靈。皇民化運動的企圖雖未成功,但日本殖民統治者對台民灌輸的媚日仇中辱華世界觀卻貽害無窮,更成為台獨意識形態的精神武裝核心價值,流毒陰魂不散。

乙未年日軍侵台戰事期間,桃園大溪武生汪國輝、三峽樟腦製造業者蘇力、樹林地主王振輝等人,發起住民自警團自衛。日軍把大嵙崁以東至三角湧間所有聚落視為抗日義軍據點,實施焦土政策大肆屠殺,遇害者多達五千人,當時日軍態度為「日本兵只要每被殺一人,必拿五十個台灣人償命。」在桃園殺戮極重。善可為法惡可為戒,此段史實及皇民化改變信仰、毀神像與祖先牌位卻都略而不述,這實在是子孫不肖貽先人羞,軍方忠烈祠供奉的台灣英靈若九泉下有知,對這類踵事增華慶祝日本神社興建行徑,恐怕會大敲棺材板抗議吧﹖

非其鬼而祭之,諂也。民進黨與蔡政府打著轉型正義護身符,對被扣上威權統治象徵的兩蔣父子濫行道德鞭屍,將兩蔣歷史一筆勾消,卻對日本殖民統治塗脂抹粉,熱中嫁接「復興」異族殖民統治精神壓迫象徵的日本神社,如此雙重標準的轉型正義實屬反諷之至。(作者為作家)

#日本神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