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當全球的財經專家跟著複誦川普的「貿易大戰」之際,回頭想想,這個論述正確嗎?其實不全然,自從中國大陸暗示美一旦對陸實施不友善的關稅對抗,將以拋售美債的方式因應後,川普陣營立即喊卡,要求有華爾街背景的財長赴中協商。

26日美股隨即回穩,27日大跌則是因科技股所引爆,與鋼鋁等最初的貿易戰無關。因此,這波的全球市場危機,深層因素並非貿易戰,而是貨幣戰。主要以人民幣對美元霸權的叫陣為基礎。

也就是這原因,美元會在此升息周期卻走空頭,而人民幣匯率卻在本周大躍進,甚至讓人聯想起1980年代美元兌日圓的「廣場協議」。但此次的貨幣鬥爭並非「廣場協議」,而是人民幣國際化的再下一城。

大陸於3月26日啟動人民幣計價的原油期貨。自從大陸金融當局陸續推出上海期貨與黃金交易所,以及亞投行與金磚國家開發銀行等世界級行庫以來,人民幣國際化的意圖就越趨明顯。

這些倡議剛好與美國國債屢創新高相呼應,而人民幣原油期貨掛牌上市之時,恰巧就是美政府宣布國債破21兆美元之際。這意味著,全球儲備貨幣指標的美元,其財務狀況已來到最差的期間,國際漸漸對美元失去信心。

反觀市場一度高喊的人民幣崩潰論,反在2017年收復前幾年的跌勢,市場一轉過往的悲觀預測,紛紛認為今年人民幣將轉強。以航母與紙鈔為基礎的「石油美元」,似乎失去二戰後的光澤。

然美國仍有一項堅定的立國之本,就是美元的霸權地位,其中以石油美元為精髓。但隨著全球主要石油生產國的俄羅斯、沙烏地阿拉伯、伊拉克、伊朗、委內瑞拉,紛向人民幣靠攏,石油美元的地位,看似十分不穩。

無獨有偶,將駐守美陸戰隊的內湖新AIT即將開館,據稱此為全球造價最高的美國外館。有趣的是,上一個最高價的美外館為巴格達大使館。專家稱美國用此館實質占領伊拉克,目的是鞏固石油美元於中東的利益。主因當時傳強人海珊將捨美元,取歐元為未來石油的交易貨幣。下場則讓全世界噤若寒蟬。

台灣與美無邦交,本島也不產油,不具任何實質外交價值,美國為何要於內湖蓋造價最高的外館?不要忘了,美國的諸多外館實際用途並非僅為辦理簽證與外交事務,而是個實質的戰略前哨,具有監控與指揮作戰的功能。

美駐德的新法蘭克福總領事館於2014年時被踢爆,此建物為美在德的情報中樞。中央情報局(CIA)、國家安全局(NSA)均派員於此工作,監控德總理梅克爾與鄰國情資。難道新AIT也會比照巴格達的大使館,用於對抗石油人民幣?果真如此,台灣人民又作何感受?

(作者為專欄作家)

#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