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在「中國」任教、遠赴當地國科院擔任顧問,還在對岸國防機構「西部超導材料科技有限公司」(WST)擔任技術顧問的新科教育部長吳茂昆,不等同就是「中國」派來的教育部長嗎?怎麼民進黨政府還敢放行呢?

如果以執政黨指控管中閔的標準臧否吳茂昆,後者根本罪大惡極,由他擔任教育部長,等同就是讓中南海派欽差大人監控台灣!與其如管僅在廈門大學演講,吳的罪狀是長時期擔任對岸國防產業的顧問。

如果多一點的臆測空間,吾人可否引用民進黨的邏輯,推論吳茂昆已對「中國」洩漏台灣的國防機密?畢竟,民進黨在行的,就是一味將不喜歡的政治人物,無所不用其極的抹紅、抹黑,並將國家安全無限上綱。

既然管中閔曾以洩漏國家機密的理由,一度遭北檢傳喚。管的罪狀僅為赴對岸大學演講,那吳遠赴「中國」敏感的國防體系擔任技術顧問,不就應以叛國罪、匪諜罪、通匪罪、洩漏國家機密等罪法辦?怎還能由他輕鬆擔任內閣部長?

然除了時代力量這個小綠,以溢領獎助金與炒地皮這類枝微末節的小問題,跑龍套般的小喊一下,對於民進黨一向以來,反中不遺餘力的指控,均不見綠營有何異議。

如真要檢討親中賣台,時代力量主席的黃國昌與立委林昶佐,家中成員哈人民幣的醜態實不落人後。多年來,跑到對岸教書的、開銀行的、拉保險的、當導演的、拍戲的、搞文化交流的綠營人士目不暇給。就連實現三年前「外溢現象」的墨綠柯P,也來往對岸多次,且屢以毛澤東為偶像,還自誇為對岸葉克膜之父。

所以到頭來,台灣哪有什麼真正的反中人士?就連反服貿期間活躍的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如今政黨輪替後,一聽對岸將鬆綁服貿中多項金融法規後,居然高喊「歡迎開放」。

有趣的是,一個在太陽花期間,力抗「中國」服務業勢力入台的吳茂昆,怎知早在太陽花學運前的10多年,就已在WST擔任顧問。這不就意味著吳早10多年就大玩太陽花最痛恨的「黑箱」、「親中」與「賣台」伎倆嗎?這種人憑什麼可領導即將核定管中閔能否當台大校長的主管機關?

所以到頭來,台灣人不是不能賺人民幣,只是不能讓你國民黨賺人民幣;不是不能洩漏國家機密,只是不能讓你國民黨洩漏機密。當然,想當台大校長,不是不能赴對岸講課,只是不能讓跟國民黨有關的人講課。這就是這個政府的邏輯。(作者為專欄作家)

#吳茂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