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次修憲將我國立委席次減半為113席,並將選制改為單一選區小選區制,如今面臨十年選區檢討的時刻,因為人口消長導致高雄與屏東立委席次減少,引發南部立委群情激憤。立委劉世芳更提出修憲提案,將分配公式納入憲法,希望能透過修憲來徹底解決票票不等值與南北失衡的發展。

蔡總統2016年參選時大聲批評的「票票不等值」,其實是第七次修憲席次減半所種下的惡果之一,光靠107席不分區與區域立委(扣除原住民6席)這一塊餅,東增西減的,根本解決不了問題。透過修憲當然是解決選區劃分的重要方法,但是光以劉世芳委員所提的修憲案內容觀之,一次的修憲恐怕也只能解決眼前迫切的問題,再十年之後的選區檢討,可能又會興起另一次的修憲倡議。修憲在台灣有相當高的門檻,修憲又有一定的政治敏感性與社會成本,如果每調整一次選區都必須啟動一次修憲,不僅相當耗時費力,實際上也不可行。

票票不等值,舊問題解決不了,還增加新問題

根據劉委員的修憲草案,總席次維持在113席,而直轄市、縣市至少有一席立委,原住民族保障席次6席。至於現行固定的73席區域立委,修正為「每30萬人一席」,且縣市人口餘數不足30萬人但超過15萬人者,可增加1席。不過因為總席次不變,當區域超過原有的73席時,不分區席次要隨之調降。這其實是挖東牆補西牆的做法。因為當前多數民意反對增加立委席次,所以面臨減少席次的縣市,只好拿不分區的席次來填補失去的部分。不過每30萬人分1席,但15萬人到30萬人之間也可分到1席,那為何不15萬人分1席更為公平?這但書規定是不是製造新的「票票不等值」?顯然,這提案單純只是化解部分縣市因席次減少而產生反彈的一次性方案,根本沒有真正思考解決票票不等值的問題。

此外,現行不分區立委席次比率已經偏低,在我們主要政黨均為剛性政黨的情況下,過低的不分區立委比例,只會更削弱政黨在立法過程中的主導力,更不利政黨政治的發展,甚至讓地方利益更易於凌駕於全國整體利益的考量。

蔡總統兩次參選總統時都拋出票票不等值的問題,提出的思考方向包括增加立委席次、採用的德國「聯立制」,讓政黨席次比例與得票接近等,當然她也曾主張調整立委選制與行政區劃,但我們看到第一次立委選區檢討的時候,民進黨立委提出的修憲解方,卻只關注如何在113席中間,挪出席次來確保自己縣市席次不要減少,避免衝擊既得利益與政治勢力版圖,完全揚棄了長遠制度面的思考,剩下的只有眼前的利益與短線的操作。

人口停滯萎縮才是關鍵

高雄市與屏東縣席次之所以減少,最關鍵的原因是這兩個地方在民進黨長期執政不力之影響下,人口停滯不前或負成長的結果。高雄市合併升格至今七八年間,人口幾乎停滯,屏東縣在這十年間更是減少了六萬人。同時期,新竹縣人口增加六萬人,難道不該隨之調整?台南市雖然人口同樣幾乎零成長,但是拜升格之賜,早在當時就應該增加一席,只是未逢選區檢討,所以讓高雄市多占了幾年便宜。南部縣市人口增減的趨勢目前看不到甚麼反轉的契機,如果綠營長期執政的縣市不能真正面對人口萎縮的原因,只是很政治性地把所有問題推給重北輕南、票票不等值、選區劃分不公等理由,就算這次檢討能夠蒙混過去,恐怕十年之後,遲早會再面臨相同的問題。

一下要票票等值,一下又說人口不是唯一,搞得大家好亂

呼應提案的綠營立委振振有詞解釋高雄第一選區2396平方公里,台北第八選區才13平方公里,認為選區劃分人口不是唯一考量,南北差距應該彌補。依照這種說法,東部的選區不是更大,東西差距甚至更甚南北差異,為何只想到高雄、屏東?而沒想到花蓮、台東?而且如果人口不是唯一標準?那哪種標準更客觀?所謂「票票不等值」反而才應該是正常的?矛盾的邏輯,同樣令人不解。

頭痛醫頭,修一次憲又如何足夠?

修憲固然是解決票票不等值的重要途徑,但是透過修憲,卻解決不了民進黨頭痛醫頭的痼疾。老是急就章地只顧眼前問題,老是到了對自己不利的時候,就吵著要修改遊戲規則,這些思維不改,修一次憲又如何足夠?而大費周章,把一個解決不了問題的公式寫進憲法,這種修憲又有何用?

(作者黎家維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司法及法制組高級助理研究員,觀鑒談為合作媒體)

文章來源:※本文同步刊載於「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http://www.npf.org.tw
#席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