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語言學家暨政治評論者喬姆斯基形容所謂的「兩黨制」就是一黨專演正方,一黨則扮反方。在野黨的責任並非真正反對政策,而是在原法案上設立界線,防止邊緣人士「越界」。

這個兩黨制的假球賽,可在最近台灣的年改議題上一窺究竟。蔡政府大砍軍公教等族群的年金,好讓省下資金用於資本市場的投資。好聽點是積極尋找較佳投資標的,難聽點就是幫資產階級炒股、炒匯與炒債,維持股市萬點的海市蜃樓。

反對黨的責任,表面上是捍衛這些族群的年金,實際上卻是協助民進黨政府,把關大砍的上限。換言之,反對黨的任務,是對年改金額「守門」。

反年改抗爭期間,許多藍營立委多半沒什麼大動作。沒有發揮全力在年改議題上全面開打。反觀民進黨立委此際祭出層層拒馬,多次漏夜守住立法院大門,期望法案能在7月1日上路。

國民黨立委們從未試圖詢問為何年金會破產?這制度是誰設計的?為何少子化趨勢早在幾十年前就可預測,卻讓政府白白提領這些族群的年金費用?

此外,這些族群的年金、保險金與退休金,被恣意用於護盤,造成年金使用上的利益衝突。

事實上,有鑑於今年2月的全球股災,107年度截至3月底止,退撫基金已虧21.9億,期間收益率負0.4%。且根據國內外多位專家預測,全球股市未來恐崩跌3至4成。請問,政府挪用他們的棺材本護盤,可曾詢問過他們?

業界頻傳政府指定的操盤手系統性「養套殺」各類基金,只是基金的投資標的均不對外公布,因此無法一窺堂奧。倘若基金操作朝透明化發展,或許外界就可瞭解年金會破產的真正原因,以及為何要動用各基金「護盤」。

與年改該修正的規模相比,對上述弊案,以及年金制度設計不良的檢討,理應是兩黨立委該進行的年改辯論。因為年金制度的破產,很有可能是一系列的人為犯罪與五鬼搬運所致,而非軍公教「領太多」,或都是「米蟲」。

兩黨都默許政府無須落實信賴保護原則,兩黨都忽視政府應對年金「負最終責任」,而以年金快「破產了」的藉口唬弄人民,再透過政黨外圍組織鬥臭這些族群。一個國家被虧空的犯罪,於焉在你我電視前上演。(作者為作家)

#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