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的「六四天安門事件」今天屆滿29周年。回顧當年,超過百萬名學生及民眾群聚天安門廣場爭取民主及人權的景況,震動剛推動改革開放才10年的中共黨中央,隨之而來的鎮壓讓大陸面臨國際社會的譴責與制裁。當時年方20出頭的多位知名學運領袖藉由各方協助,紛紛落腳西方國家。在完成學業後,有些人完全迴避政治議題,其餘仍繼續致力於大陸的民主運動。這當中,王丹與吾爾開希最為台灣人民熟悉。

報載,王丹將在華盛頓成立名為「對話中國」的智庫,期許成為大陸第一個反對力量的智庫,並將以影子內閣自詡提出各項政綱,甚至不排除與北京當局直接對話。吾爾開希除了擔任該智庫委員外,也可能另行成立類似組織。

基於「兩岸一家親」的理念,台灣人民當然非常關心大陸的民主發展與人權狀況,也樂見大陸領導人能以台灣民主化經驗為榜樣,隨著社會開放逐步放寬政治限制,讓大陸同胞也能同享民主自由。然而,這些學運領袖是真心為了完成大陸民主改革的最後階段而做,還是因仇視中共、自甘淪為「反中」或台獨勢力的馬前卒,就另當別論了。

現在,蔡英文政府以「轉型正義」為由,對國民黨遂行抄家的政治追殺。蔡總統本人又以無法取信於國人的「台灣價值」質問台北市長柯文哲,過去自己曾參加大陸主辦的「海峽論壇」,美其名為兩岸正常交流,爾今卻翻臉指控與會的國民黨「不與台灣站在一起」。這些前倨後恭的施政作為,卻看不見這些學運人士出面反對或糾正,難道只因為「反中」這一目標,就能吞忍民進黨各種獨裁言行嗎?

更令台灣人民難堪的是,國台辦自信滿滿地向台灣喊話兩岸應進行「制度之爭」,希望共產黨、國民黨及民進黨共同爭取民心。曾幾何時,以民主成就自豪、自誇為全球華人社會首個民主政體的台灣,竟然失去了與中共政權競爭的勇氣,民進黨該為這兩年的民主倒退承擔起最大責任。

陸委會在六四前夕發表聲明,呼籲大陸應「勇於面對六四事件,推動民主政治改革、落實人權保障,真正面對歷史真相」,實際上,民進黨關心大陸民主改革只是基於台灣內部的政治需要,對兩岸關係毫無情感可言。王丹曾被民運人士指控獨裁貪財,吾爾開希亦曾被踢爆有不良素行,現在拉攏港台反對人士共同成立智庫,究竟是真心推動民主,還是為了遂行其「仇中」目的,國人該睜大眼睛看清楚。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

#王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