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不用那個字,以免要找張老師。

我與傅達仁認識於40年前,在台視新聞部,當時如果我說你有天安樂,會上報紙頭版,他鐵會笑安樂。

他只是個體育記者,老,有名,在那三台獨大的時代,就這點。他本不該上頭版,連比孫越都還不該被人注意,但就是因為他選擇了安樂,有不吞曲棍球的堅定,使他值得被人看。

但是,到瑞士這一趟安樂,要花300萬元,其實它的技術很簡單,有時候花30元買些炭也可以,很多人這樣做,當然,這是不對的,這要找張老師。報這種新聞,也要叫打1995。300年前英國自己安樂是違法的,沒成,政府還會送你去安樂。

現在醫藥科技的進步,這是好事,但是卻也使得就是要維持那口氣,使人痛苦不堪,氣得喘不過氣。想找張老師,也仍解決不了痛苦,身心都痛苦,心苦還有能力去安樂,身苦常是虛弱到連起身的能力都無,結果成了凌遲,唯一比凌遲好的是,有了嗎啡,可以止痛。但是,如果說,嗎啡量加大點,我不想再醒來,想長眠,可不可以?不可以,這是犯法的。醫生只負責救活,不能救安樂。現在的科技就是要使你痛不欲生,愈久愈好,無法超生。年輕鼓勵超生,年老不行。

因此,有人討論安樂的問題,但在台灣這個矯情的社會,加上虛偽的價值標準,弄成最激進的同婚、通姦除罪化、貪汙保護法、廢軍法,小學課本教獸交,無限度的強調身體自主……,都可以,還說如果不這樣,就不是人;但在另一方面,卻又極端保守,不准自主身體安樂,很多事更極為假道學,而這往往又被政治打亂了一切的標準,如吳茂昆說他「以最高道德標準」辭職等。

身體自主安樂不是一定就對,但很多人確實有這種需要,認為不該忽略我們這種真正身心孱弱者的聲音,傅達仁只是在他尚未弱到抬不起身前,他有點錢,走去喝了那杯靈藥而已。他告訴人們,我有這需要,很多人有這需要,大家該考慮讓我們完成我們的需要,想想。安樂,不需要公投吧? (作者為作家)

全國各縣市自殺防治專線0800-788-995

#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