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國家的頭子,對「敵國」發動了長達5年的戰爭,「消滅」了敵國,「屠殺」了敵國30%的18至40歲男性,「搶奪」了敵國人民一半以上的財產,更在戰爭中「違憲」暫停人權保護,不經司法而逮捕有異議的本國人民。

也因為他的「殘暴」,敵國在被他消滅之後,充滿憤怒的敵國人士,也將這名「暴君」刺殺了。

這個發動侵略戰爭的國家是「美利堅合眾國」,被消滅的敵國是「美利堅聯盟國」,大屠殺史稱「南北戰爭」,而暴君的名字是:林肯。

歷史上任何衝突事件,在衝突相關人士還存在時,一定會有兩種完全相反的評價。反方可以演繹出以上批判譴責的記錄;而正方也可以導出與以上背道而馳,歌功頌德的評論。

但經過了150多年,歷史事件長期效果的展現,可以得到較中立的觀察。

林肯其實是和平反戰者,他反對「美墨戰爭」,在南北戰爭前,也極力希望以和平手段解決雙方矛盾。但因「南美國」先動手,他便全力反擊,而且指揮求勝非常果決。

現代史學家解釋林肯的戰爭為維護憲法的「林肯共和主義」,亦即「憲法」是一部契約,假如一方希望退出契約,必須獲得其他人的同意。他的名言是「一個受著憲法的制衡,總是隨著大眾意見和觀感變化而及時慎重改變的多數派,是自由人民唯一真正的統治者。」

如果,林肯沒有打贏南北戰爭,「南美國」日後的國情、國力,頂多和種族隔離時代的南非一樣,也無法避免國內種族戰爭、不斷內耗,可能與現在的拉丁美洲國家相去不遠。

而「北美國」的幅員將不及現在美國的一半,資源、人力、各種整合優勢也少一半,是否能夠成為現在的超級強權、創造令人嚮往的生活方式與文化中心?並非沒有疑問。

美國後來在首都中心線上建立了林肯紀念堂,基於林肯必須為「南美國」青壯年死亡三分之一的事實負責,可以罵林肯為「元凶」,也可以諷刺該紀念堂為「林肯廟」。

但經過時間沉澱,當初殺之而後快的怨恨,與國際歷史發展對比之後,當前大多數的美國人承認林肯功大於過,並沒有要「轉型」林肯。

台灣促轉會將「處理中正紀念堂、摧毀蔣介石銅像」列為第一件要事;引起民眾也發動「護蔣」陳抗,足見促轉尚不是多數人的共識。

如果沒有蔣中正守住台澎金馬,就沒有台灣的經濟改革、與後續的政治開放。他的功過,最好還是留給未來一點時間去比較。

台灣正面臨各種經濟民生、內政外交的困局,是否要把政府資源積極投入在助長撕裂衝突、甚至歧視仇恨、和轉型目的相反的事務上?

祈請主政者要:三思、三思、再三思!(作者為大學教師)

#南北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