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往在大陸出行,打計程車都是一大考驗,每逢早高峰和交接班時段,用盡吃奶的力氣在馬路上攔就是攔不到,最終換得的都是司機搖搖頭拒載,只能望著呼嘯而過的車尾燈揚長而去。但是自從有了「滴滴打車」軟體後,一切出行都變得便利許多,比起以往在川流不息的馬路口中間上演搶計程車的窘境,現在只需手機定位好,點選順風車、快車、出租車和專車,僅需一支手機就能夠搞定一切。「滴滴打車」的出現,更能體現「中國大陸新四大發明」中移動支付的智慧結晶。

但是在近期,河南21歲空姐搭乘「滴滴順風車」時遭到殺害,事後劉姓司機溺斃河中引發全大陸譁然,「滴滴順風車」因此也遭到整頓,有一陣子每晚十點至隔日清晨六點不提供「滴滴順風車」服務,當順風車軟體重新上載後,使用者僅能上傳中國大陸居民身分證和輸入十八位號碼進行驗證,這對港澳台同胞又得說抱歉了。「滴滴順風車」事件的發生,僅能說明即使帶來使用者的便利性,但其中還是暗藏著不少「滴滴黑車」存在的現象,以下就來講述兩例自己使用滴滴打車軟件,卻打到「滴滴黑車」的親身體驗。

首先那不愉快的經驗,是在去年七月末,從位於瀋陽郊區的遼寧省博物館回到市中心,由於地處琿南新區外頭交通不便,於是決定利用滴滴打車軟件叫出租車。

但是,當車子從遠處開來時卻是一台私家車(再三確定不是打快車、專車或順風車),最終只好硬著頭皮上去,同時也將自己假裝是福建廈門人,與此同時自我的防衛心再次出現,因為心中已知這是「黑車」,路途上我也懶得問司機,為何打出租車卻開的是私家車來載客。

當這位司機熱情的說要不要農夫山泉礦泉水時,我就點點頭笑一笑說不用了。我則問他送我回市中心要多少錢,他則說隨意。

就這樣半個多小時後回到了市中心目的地。由於打的是滴滴出租車,軟體螢幕上面僅顯示依跳表給付金額,此時司機手機自己按了計算機顯示71元說70就好(話說去遼寧省博物館時打的合法出租車跳表僅51元),我也只好硬著頭皮按下付出70元,後來還要硬要我給他五顆星的評比,此時的我又只好看似按下,當下的我是很想給一顆星並且投訴。在旁的朋友跟我說算了。不然司機知道你手機會來騷擾你,我也只好收手算了。

這次的小插曲,其實之前在其他地方就有類似經驗,但比較讓我更為無法理解的是,明明用的是滴滴出租車,結果滴滴打來的竟然是台黑車,同時又被多宰20元也只好摸摸鼻子認栽了。

第二次的經驗是滴滴出租車來的不是同一輛。半夜十二點多從火車站出來要回家,外頭排班計程車都沒半輛,反而是火車站停車場旁邊上齊聚了許多計程車司機在攬客,因為在大陸多次出行的經驗告訴我,計程車非在正常排班區域攬客者,一上車都只有討價還價拼客不跳表計費,最終都得花上比跳表多點錢的價格才能成功抵達目的地。

因此決定拖著大包小包的行李,遠離火車站約三百米的公交車站叫車,此時我再次打開「滴滴出租車」,很幸運不到兩分鐘就叫到車了,但出租車來的卻跟手機螢幕上車號不一樣。當我上車後才知道原來司機們有對講機,互相告知誰在火車站附近叫車互相幫忙一下,當然這次比較好的是,除了跟原本叫的車子不一樣外,其他一切都跳表沒繞路,最終順利的將我送回家裡。

以上兩次「滴滴黑車」的體驗,不知道是好還是壞,當看到河南「滴滴順風車」事件的新聞後,加上自己再體驗過「滴滴打車」車子與現實的不一致,心中還是有許多疑問和憂心,希望有關單位和滴滴公司能夠真正完善和改進,出台更多詳實規範的法律規定,才能夠真正遏制「滴滴黑車」的歪風,讓滴滴的使用者們更安心。(羅鼎鈞/北京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博士生)

#出租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