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與俄羅斯總統普丁將於7月初,在芬蘭首都赫爾辛基召開「川普會」,白宮國安顧問波頓已經前往莫斯科安排事宜。川普希望能夠發展「聯俄制中」戰略,但始終被「通俄門」調查案及國會反俄勢力阻攔。全球7大工業國集團峰會上,川普呼籲G7應讓俄羅斯重返,恢復G8體制。川普意在建構西方國家「聯俄制中」陣營,但包括法國總統馬克洪、德國總理梅克爾、英國首相梅伊等均同聲反對。當時正在北京訪問的普丁雖表示並未離開G8,但卻更看重有中國參與的上海合作組織。

中國已經拿出1兆美元投資「一帶一路」各項建設,加強與歐、亞國家經貿投資連結;相較之下,美國僅有的「印太戰略」願景則顯得蒼白。中國主導成立上海合作組織,準備結合「一帶一路」,為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目標鋪路。反觀長期由美國主導的7大工業國家集團峰會,不僅越玩越小而且內鬥越鬧越兇。中、美國際影響力高下已漸露端倪,更讓俄羅斯推出新策略,準備與中國深化合作。

中、美、俄在東北亞、印太、中東與歐洲地區都已展現企圖,還公開提出戰略布局路線圖,讓3國的競逐充滿新張力。川普警覺到把俄羅斯推向中國的戰略性錯誤,並有意調整對中俄兩國的競合關係,運用中國周邊國家恐懼被北京支配的氛圍,積極鞏固美日、美韓、美澳軍事同盟,強化與東協國家經貿安全合作,拉攏印度成立海上安全合作架構,並透過中東、朝核、歐盟議題,改善與俄羅斯的互動氛圍,讓普丁從親中向「平衡中美」漂移,為川普推動「聯俄制中」鋪路。

不過,普丁為落實強國戰略,強調需先穩住中俄關係,以減少來自南方的安全壓力,同時透過能源與軍事科技合作,支撐俄羅斯經濟成長,反制美歐等國經濟制裁。俄羅斯還積極介入朝核危機,拓展東北亞、印太、中東等地區軍火市場,乘各國軍備競賽賺取外匯並擴大發言權。此外,普丁還邀請金正恩9月訪問莫斯科,強調俄羅斯不會在朝鮮半島缺席。俄羅斯亦出售S-400防空飛彈給土耳其,企圖在北約陣營摻沙子,並與伊朗及沙烏地阿拉伯發展關係,直接與美國競爭影響力。

習近平則積極強化與俄羅斯的戰略夥伴關係,以利穩定北方安全形勢,並透過雙邊的軍事技術合作,拉近與美國在軍事科技的差距。當普丁面臨西方經濟制裁,財政困難需要北京支援時,習近平大方施與援手,還擴大中俄能源與軍購合作,讓普丁有尊嚴地贏得總統連任。今年6月普丁訪北京,針對中俄軍事、經濟與科技合作達成新協議,也讓美國對中國管制高科技與經濟制裁俄國,反而成為中俄強化戰略合作,突破軍事、科技瓶頸,並讓俄羅斯從財政難題脫困的催化劑。

中俄深化戰略合作已對美國造成衝擊,讓美國在世界各地面臨中俄競爭壓力。雖然中俄、中美及美俄3個雙邊關係充滿歷史情仇及結構利益矛盾,不過,當前中美俄3國實力差距已今非昔比,普丁對習近平的敬重與需求,更是明顯超過川普。因此,美國雖有意故技重施「聯俄制中」,但恐將難再如願。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國安組顧問)

#俄羅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