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氣爆案民事判決後,輿論譁然,原來高雄市政府自己有4成責任,卻不向自己「代位求償」,導致時效消滅。高市府出來說,這不影響受災戶權益,因為代位求償的錢是向善款「借」的,待求償完畢後,高市府會編預算全額償還。

聽到高市府這樣講,我真的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一個審級4年來算,三審定讞可能要10年以上,而捐款人的善款就要白白「借」給高市府10年,10年之後,有些受災人可能都不在了,這些善款,還能做什麼?

首先要駁斥高市府一個天大的謊言,「因為有代位求償,災民才能夠最快拿到錢。」就以新北市的八仙塵爆善後為例,先把善款賠給受災戶,然後組成義務律師團求償,屆時求償所得也一併還給受災戶。

請問,新北市府沒有「代位求償」,比高雄慢在哪?事實上比高雄還快,因為高雄還要花1億3000萬的律師費,去說服受災戶「賠償」、「善款」二擇一,而新北市卻是完全站在受災戶的角度著想,沒有這個問題。

其次,既然高雄市府要負代位求償的責任,那自己編預算就好了,為什麼要占用善款10年?當年高雄市政府是說,因為來不及編列預算,所以先向善款「借用」,照理講隔年也就可以編預算償還了,一借10年,毫無道理。

更說不過去的是,2014年高雄市府向善款借了9億3000萬來「代位求償」,但實際只執行6億3000萬,那差額的3億,高市府還遲遲不還給善款,留在手中生灰塵,理由又是什麼?答案很簡單,對於高市府來說,善款就等於是一筆議會、人民無法監督的零用錢,花錢的是陳菊,還錢的是10年以後的市長,當然要大借特借。

還記得當初民進黨是怎麼攻擊紅十字會的嗎?說紅十字會「太晚撥款」、「沒有用在災民身上」,拿這樣的標準來看陳菊,9億的善款借出去10年,這叫什麼時效?高市府已經把善款拿去做1億8000萬的「景觀改善」(非重建,重建另有其他項目)、1億3000萬的律師費、3600萬的裝置藝術、360萬開演唱會…,有錢沒地方花到這個程度,未來的9億更不會用在受災戶身上。

能想像如果是紅十字會這麼做,會如何被民進黨修理嗎?真相大白,民進黨之所以要攻擊紅十字會,就是為了把善款拿在手中,拿去「借給自己」、拿去「交朋友」、拿去「蓋裝置藝術」。

高雄市的受災戶不是沒有喊冤過,他們抗議市府以善款要脅讓出求償權,抗議代位求償金額太低,可是當時輿論的關注度有限。有些災民因此拒絕代位求償,寧願不要善款,向高市府提出國賠訴訟,連續7件勝訴,金額都比高市府「代位求償」所提出者為高,最多差了187倍,可見「代位求償」就是高市府以善款逼迫受災戶減少金額的無良手段。

更重要的是,國賠之後政府還可以向有過失的公務員求償,高市府不是說那是吳敦義市長時代的過失嗎,那為什麼要包庇吳敦義時代的公務員,難道就因為這位公務員,如今是陳菊的愛將,高市府的現任祕書長?

我曾說過,「還馬英九公道者必蔡英文」,但我萬萬沒想到,還紅十字會公道者卻是擔任高雄市長的陳菊。陳菊市府把善款變成自己的零用錢、小金庫,不但讓台灣人民對捐款給政府喪失信心,也更印證了紅十字會是如何被民進黨所汙衊。

最後,有許多高市府聘任的善款委員為高市府說話,我想請問這些善款委員們:一、為什麼要逼迫受災戶,善款、賠償只能二擇一?為何不能善款與賠償都還給受災戶?二、為什麼國賠的金額遠較代位求償所提出者為高?三、逼迫受災戶讓出國賠求償權,讓高市府無法向有過失的公務員求償,是否在包庇一審判4年10個月的高市府祕書長?四、為什麼要同意高市府把善款拿去做「裝置藝術」、「景觀改造」,不把錢都用在受災戶身上?五、賠償訴訟定讞後,高市府把9億元還給善款,那可能還要6年,到時這9億元可以為受災戶做什麼,還是拿去做其他用途?

(作者為前總統府副祕書長)

#高雄氣爆案民事判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