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的最高處,我看到了閃電!」在前往長春的飛機上,我給自己在這趟旅途中下了這個標題。

踏上東北的陸地,還有點不適應,「這不是八月嗎?」同行的老師不禁疑問到,一陣涼風吹過,我還以為是台灣的冬天,幾位穿著短褲短袖的小哥哥小姊姊們在機場熱情地迎接我們。一句「你們不冷嗎?」取代了原本制式的招呼語,我得到了一個東北式的豪邁笑容和一句「歡迎來到長春」,開啟了一段刻骨銘心的旅程。

在他們眼中,我是一個南方來的白面書生,柳絮般的身軀好像容易被北風吹得不能自己。在我眼中,這群人,不是什麼松竹梅或者是神木之類的,而是高端科技的碳纖維,和我一樣不能用健壯形容的身材,卻可以扛起幾十斤的蒸餾水,八月的長春,日夜溫差之大,我整日穿穿脫脫著外套,你們仍然在這天氣中泰然自若,耐高溫又抗寒,令我深感羨慕。

在遊偽滿皇宮時,一幕幕的歷史場景在我們眼中一一上映,而讓我們會心一笑的是,大家在讚嘆完歷史的磅礡後,異口同聲地說,「寫歷史考卷最討厭清末」。

雖然大家嘴巴上這麼說,但面對一張張過去的老照片,那種無力可回天的感覺,從失守的表情中偷跑出來,而我們也永遠不會忘記。

舒適的遊覽車上,充斥著我們對對方的好奇心與熱情,我們各自介紹著家鄉特有的水果,我講了台東的釋迦,你講了姑娘兒(一種長得像蕃茄的水果),我告訴你,我從來沒有看過雪,你告訴我,你這輩子已經受夠雪了。

因為擁有相似的文化背景,我們可以抹去語言的隔閡,談論好多好多,在課業上的孜孜不倦,在考場上的坐如針氈,對社會的小小關懷,對生命的大大探討,對一整個文化的起承轉合,我們可以忽視兩千四百公里的距離,向坐在對面的你訴說。

突峰嵌玉半天懸,淬碧滌青百丈環,登上長白山,我們面對這樣雄偉的景色,莊重之感油然而生,看著天池,日照霞飛明似鏡,雲蒸霧漫渺如煙,一路上的舟車勞頓瞬時無隱無蹤,你我用眼拍下了一張難忘的照片,安穩的保存在記憶的最深處,就像那天池般,最平靜最純淨的那一處。

在旅途的尾聲,我們有一場成果發表,在發表會中,你講著閩南語,我說著東北話,奇腔怪調的組合逗樂了在場所有人,或許我學不會豪放自恃地講句東北話,你也無法溫柔婉約地說閩南語,但這就是文化交流中最有趣的地方!我們一起享受了這個過程,當東北大媽遇上台灣歐巴桑,當東北服務員遇上台灣服務員,當東北女漢子遇上台灣萌妹子,這一路上的點點滴滴,就這樣一幕幕被我們呈現,而也冀望著能被更多人看到。

在送機時,不該忍住不哭的,好想在你們身上再留些什麼,即便是眼淚也好,至少我們會記得笑到哭的眼淚,就算嘗起來也是鹹的,在心中也會是甜的。(陳長助/東吳大學學生)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