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要換院長了,我想到了近日「故宮南院」一遊的感觸。

故宮南院成立的原因,是為了要「平衡南北,文化均富」。2001年,當時的總統陳水扁,與嘉義縣長陳明文,共同拍板定案,經過十四年的拚搏,終於在2015年底開幕啟用。

故宮南院的鎮館之寶是什麼?是「清朝的雕刻象牙球」,與「康熙時期的宮廷手抄本《龍藏經》」。中國有五千年文化,故宮南院的《鎮館之寶》,只是距今約三百年的象牙工藝品與手抄經文。這樣的博物院,實在是不夠水準。

故宮南院耗資80億新台幣修建,總面積約70公頃,土地徵用取自台糖公司,所以這80億並未包含土地成本。

南院的建築主體,在主辦單位刻意「去中國化」的操弄下,剝離了中國傳統建築文化元素。根本看不出其文化含義,只會覺得膚淺粗糙,毫無美感。至於70公頃的公園裡沒有花叢和草坪,樹不成蔭,池中無物。園中的裝置藝術,宛如一個萬聖節的金屬大南瓜,與博物院主題毫不相關,顯得不倫不類,十分突兀。

總之,南院的展覽品太差,整體建築缺乏氣質,園區不具林園之美,所以無法吸引遊客和追求浪漫氣氛的情侶。此外,南院沒有美食與kuso,導致年輕族群也興趣缺缺。南院轟轟烈烈開館的2016年,參觀人數148萬,2017年降到97萬,減少了34%。今年情況更差,平均每個月不到5萬人,最差時一天不到300人,業績是慘不忍睹;而台北故宮平均每天有一萬二千餘人。

目前政府計畫要再投入50億,來拯救這個耗資80億打造的蚊子館。我認為,南院的文化基礎與底蘊太差,再花多少錢也無法起死回生。我很懷疑,耗資鉅款打造的故宮南院,真是為了追求「平衡南北,文化均富」?還是以一個不著邊際的口號為藉口,在進行沒完沒了的分贓及浪費公帑?去了趟故宮南院,才讓我深切體認到,台北故宮博物院從選址、建築到整體規畫,都是如此的深謀遠慮。

當年陳誠退回了王大閎的西洋式設計方案,堅持請黃寶瑜設計出具有中國傳統藝術美感的故宮建築,是多麼完善的決策。當年國民黨政府,在經濟極為困窘的情況下,盡心盡力在外雙溪構建了一個世界級的故宮博物院,確實是件值得誇讚的成就。

今天的台北故宮,已是台灣一個重要地標;而故宮南院,卻什麼都不是。台北故宮與故宮南院,正說明了台灣是如何的從務實走向民粹。

故宮南院的故事,讓大家了解民粹治國的浮誇不實,終將把台灣帶向理盲浪費,智枯財竭的不幸結局。(作者為退休教授)

#公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