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心政治發展的人想必都有深刻的體會:台灣民主政治的本質正在改變,最明顯、立即可見、衝擊最大的改變是「遊戲式民主」的興起,2020年總統大選的贏家一定是最能掌握「遊戲式民主」特質的候選人。

從這個角度來看,檯面上重量級政治人物,可能只有台北市長柯文哲及格,新北市長朱立倫還有待觀察,至於總統蔡英文、行政院長賴清德、前總統馬英九、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如果沒有出現徹底的轉變,應該都會慘遭淘汰。

推論的根據在於,政治人物的典範、政治競爭的工具和政治爆發力所需要的特質,在深受網路科技進步與全球化後遺症影響的網路世代登場後,已徹底改變。當越來越多90後,乃至於00後出生的新興公民開始關心、參與政治,民主政治的面貌隨之大幅改變。台灣的改變尤其劇烈,原因之一在於新興公民歷經兩次政黨輪替,已對傳統政黨與政治人物徹底失望、厭倦,甚至產生政治虛無主義,覺得政治反正就是無盡的對抗、仇恨與骯髒的代名詞,慢慢失去對公共議題的熱情,覺得都不值得關注而更熱衷追求娛樂與遊戲。

改變民主面貌的原因之二是網路與社群媒體已成為民眾取得新聞及輿論的主要管道,遠遠超過傳統的報紙與電視。新聞及輿論的主要傳播方式不再是大眾媒體一對多的說服式公共傳播,而是網民主動分享,有如病毒行銷的多對多傳播,更重視個人需求。

網路時代資訊爆炸,上網可以接觸的資訊幾乎沒有邊界,早已遠遠超過每天能夠消化的負荷量,網路世代越來越沒有興趣去關心嚴肅而沉悶的公共政策或政治。在這種背景之下,高明的政治傳播一定要先思考公民的網路使用行為與喜好,而多數網民喜歡接觸有趣的娛樂資訊,經常在網路遊戲上互動,正因如此,「遊戲式民主」概念應運而生。

「遊戲式民主」還不容易下出精確的定義,簡單言之,是「以娛樂與遊戲從事政治行銷」。「遊戲式民主」反映出的新世代民主,更像是電玩遊戲,須先吸引網民的注意,引發他們的興趣,然後在互動中讓他們找到樂趣、找出參與感、願意積極分享,甚至可以實現網民的成就感,於是才能匯集人氣,這也是未來政治傳播的最有效模式。

以柯文哲的例子來說,他有別於傳統沉悶的政治人物,更像是脫口秀主持人,以幽默與無厘頭言語給了網民新鮮感與樂趣,甚至藉由具有高度娛樂性的影片及類似「學姐幕僚」這類話題,增加網民討論及分享的意願。然而不只於此,柯文哲還能拋出I-voting、網路募款等活動,讓網民覺得參與了台北市的公共政策形成或是廣義的競選團隊,讓年輕網民覺得自己有了成就感。

遊戲民主絕不只是網紅參政或政客裝萌,乍看下或許表象相同,仔細思考就可以知道內涵天差地遠。許多網紅雖然有高人氣,但是未必有足夠的政治素養與智慧,一旦參選,未必會有佳績。至於少數政治人物的刻意裝萌,恐怕只是東施效顰、邯鄲學步,一不小心還會讓人啼笑皆非。

國民黨推出的台北市長候選人丁守中,學養俱佳,卻陷入「硬裝萌」的尷尬困境,誤以為只要模仿對手討好選民的表演風格,就是好的政治傳播策略,顯然沒有真正掌握遊戲民主的前述本質,這也是許多政治人物面臨的挑戰。丁守中的因應策略或許不夠理想,總算還在努力,相較之下,總統兼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及國民黨主席吳敦義的近乎逃避與神隱,更加無法通過遊戲民主潮流造成的基本門檻,這種表現在網路世界等於不存在,或者充其量只是網路世界裡面的人形看板而已,如果不改變,注定會慘敗。

當然,遊戲式民主有其致命的缺點,很容易淪入話題多而熱鬧、政策規畫力與前瞻性及執行力不足的困境,造成進步停滯的困境。坦白說,除非有高明人物輔佐,遊戲式民主的困境將很不容易化解。不過就像很多充滿娛樂性的電影,可以帶來深刻的反省與思考,遊戲性與政治前瞻性、決斷力和執行力不是絕對不相容,端看怎麼落實,但那當然需要更高明的思維與策略。

遊戲式民主的趨勢沛然無法抵擋,放眼2020年的總統大選,真正的贏家必然是能掌握遊戲式民主特質、能夠喚起新興選民參與公共事務熱情的政治明星,但這也是「台式民主」的另一個治理風險。

#遊戲式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