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任的體育署長高俊雄日前接受媒體訪問,表達了許多他在未來準備施政的體育理念,可惜這家媒體只看到他要「對抗中國打壓,自創台灣盃賽事…。」

高俊雄在大學時修習企業管理,他的專長是「體育運動管理」,10多年前是「亞洲運動管理協會」(ASSEM)創始會長;他是歷任體委會主委、體育署長裡比較有國際觀、沒有政治色彩的首長,但是經過媒體的渲染,高俊雄立馬色彩濃厚。

20天前高俊雄走馬上任,沒幾天就傳來東亞奧會(EAOC)取消台中東亞青運承辦權,這是我國體壇的晴天霹靂,新上任的體育署長當然要承受,也要反應,還好他弄懂了前前後後,也掌握住整個局勢。

台灣在目前國際環境的處境非常特殊,能夠參加的國際組織少之又少,國際奧會IOC是最能保障台灣利益的一個,資格非常珍貴,但是取得困難,要丟掉卻非常容易,高俊雄強調我們一定要遵守《洛桑協議》,一定要保障運動員繼續出去和全世界同堂競技的資格。

媒體記者暗示他「東亞青運沒有了,該怎麼辦?」他回答說:「台灣可以選擇有優勢的項目,舉辦Taiwan Open(台灣盃)賽事,吸引全世界好手來參賽…。」這個議題恐怕沒有像高署長想像的那麼單純,它牽扯到國際會籍,也要循序漸進,不是財大氣粗、有錢就可以辦的。

Taiwan Open依字義應該是「台灣公開賽」,高俊雄的原意大概是想模仿網球、高爾夫「四大賽」的「美國公開賽」、「英國公開賽」、「法國公開賽」、「澳洲公開賽」一樣,用國家的名字冠名,一次投下5000萬美元或更多,就可以讓全世界最頂尖的職業選手都到台灣來比賽。

但是,我們如果有一天被迫退出體育國際組織,例如IOC(國際奧會)、OCA(亞奧理事會)、ITF(國際網球總會)或BWF(國際羽球總會),那時不但我們的選手不能夠參加這些組織舉辦的比賽,國際知名的球星也不敢來台灣參加這些比賽,除非他甘冒被開除ATP、WTA、GGA、LPGA或BWF「世界排名」的危險,相信沒人會這樣做。

想辦「公開賽」不是一蹴可幾,不是有錢就可以辦的。網球的ATP、WTA會評估你有沒有能力辦「四大公開賽」,以現在來講,世界上根本沒有第5大公開賽的可行性,高爾夫也是一樣。

我們有世界排名第1的女子羽球選手戴資穎,但是想辦總獎金100萬美元的BWF超級系列羽球賽也不行,因為BWF規定辦比賽要「循序漸進」,只能從20萬、30萬美元…,一步一步來。

國際體壇有許多既定的規矩和建制,和國際組織脫軌,想辦轟動全世界的大比賽,根本不可能。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台灣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