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芸樺為說「台灣」是國家道歉,她說「中國」是祖國,台灣是家鄉,兩岸網友都罵,大陸網友說她為錢才低頭,不是真心;台灣網友則講為錢也不能低頭。

陸委會說,政治審查會加深兩岸隔閡;總統府也講,這是受落伍意識形態逼迫的表態。蔡英文挺宋芸樺,說台灣是我們最喜歡的國家。可是,這個國家明明叫「中華民國」,如今面對對岸,很多人才要正視她的存在;可另一方面,他們又稱大陸是「中國」,明明知道卻假裝不懂,宋芸樺如何清楚?

宋芸樺的道歉是委曲求全還是真情坦露,或許並不重要,基於歷史、文化、法律,台灣人也是中國人,正因為原本就是,現在反成不是,不是才有了所謂的「政治審查」?

然而,這樣的政治審查始於北京嗎?或許未必。其實,二十年前,台北也有位「宋芸樺」,他叫馬英九,他成長在台灣、工作在台灣,吃台灣米喝台灣水,明明就是台灣人,可有人不信,還要在台北市長選舉時問他:「你到底是哪裡人」才安心。即便他講了,有些人的心仍不安。

所以,二十年來,從國民黨主席選舉到後來的總統大選,馬英九一直在「道歉」,為了讓大家放心,他曾刊登廣告強調:「台灣未來有很多可能的選項,不論是統一、獨立或維持現狀,都必須由人民決定」。2007年,在黨章的修正案中,「統一」二字也被刪除,改以「和平發展」代替。再後來,總統任內的他聽聞「國軍共軍都是中國軍」也會震怒,抗敵歌中的「中國錦繡江山.....」也被改成「中華」。馬英九說,他燒成灰都是台灣人,他明明幼承庭訓、化獨漸統,看「英烈千秋」會落淚,但是八年來,台灣人就是中國人卻不敢談,他的八年,自認是中國人的比扁時期都多,弔詭的是,反是蔡英文努力兩年,中國人倒大量回潮。

可是,即便拿香跟拜、親痛仇快,哪怕他說我燒成灰都是「台灣人」,仍有人說他不是真心。因為愛台灣不能愛中國,就像盧麗安說她也愛祖國大陸,即被台除籍。

早前,退離職軍、公人員到大陸,也要接受是否有辱國家尊嚴的「政治審查」。須知廢止動員戡亂,對岸在法律上已不是敵,人民要進出我國主權下的大陸地區,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又何以凌駕憲法,剝奪人民遷徙、居住、言論的自由?當愛台灣已被定於一尊,甚至不惜修法專斷排他,比起大陸網友自發性的要求台灣藝人的認同宣示,這種「愛台灣」的方式是否在意識形態上更加激進,又難道不會加深兩岸之間的隔閡?

所以,到底是誰先打開了潘朵拉的魔盒,讓台灣人也是中國人變成禁忌,當陸委會譴責中國大陸打壓民間藝人時,是否更該反求諸己?而比起向大陸道歉的宋芸樺,是否有人更該向兩岸人民道歉? (作者為作家)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