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聯推出中元節廣告,影射白色恐怖歷史人物,引發話題。

綠營的態度,一如既往收割受害者,管他是被冤枉構陷,還是共產黨的革命烈士,反正就是國民黨殺人,國民黨不義,並用他們的鮮血,合理化今天對國民黨及其「附隨組織」的清算。

然而,如果以當時兩岸交火,綠營都認為不能用思想檢查製造「匪案」,那如今兩岸早已通商往來,互動頻繁,又何以主張對兩岸交流「嚴查嚴審」,甚至仿效警總「抓讀書會」,用「國安」之名整肅統派?

反之,如果綠營認為,為了保衛台灣,必須嚴防中共思想滲透,那當年國民黨保密防諜,戡亂戒嚴,不就理所應當?又為何被認為「不義」,需要「轉型正義」?

多數台獨野青眾,當然沒這種水準做如上思考,他們光會說「如果是在兩蔣年代,你們統派早就被槍斃」,暴露內心根本不是要民主,更不知許多統派前輩就是白色恐怖受難者,無非就是盲目反中、仇中而已!

至於國民黨,則是「沒有立場」。如果說,國民黨認為當時的環境,非如此整肅親共言論、組織不可,那就應該大方主張,國民黨戒嚴有功,保住台灣未落「匪手」,最多是有冤假錯案,那就平反道歉,但戒嚴本身有其道理,更因此維持兩岸分治,讓民進黨能夠叫囂台獨。也難怪大陸網友常說,「國民黨」和「中華民國」才是統一最大絆腳石。

但荒謬的是,偏偏「國民黨」和「中華民國」,又是民進黨「台獨工作者」必欲除之而後快的黨國體制。他們打倒藍色黨國,另建綠色黨國,又死抱「中華民國」招牌,用當年警總「白色恐怖」的招數,製造今天國安站的「綠色恐怖」。

因此,當年特務為貪取「匪案」獎金,炮製「丁窈窕案」上線「朱某」,編造其受命中共台灣省委「台南郵電支部」發展組織。如今調查官為應和高層要求,辦「共諜案」「星火秘密小組」,不是也一樣?

這些錯亂追根究柢,仍必須回歸到終止動員戡亂後,中華民國何去何從的問題。用李登輝的話說,當時的想法就是「動員戡亂時期停止,不要和中國相殺,應該要統一,這樣將來比較好」。按法理而言,既然不再視中共為叛亂集團,是「政治實體」,憲法又稱「國家統一前」而非台灣獨立,當然就是和中共和談國家統一。

然而,國民黨卻以「不統不獨」迴避問題。不知道它的主張是什麼?

相對於國民黨,民進黨的主張很清楚,就是要台灣獨立。因此,民進黨可以一邊收割白色恐怖受難者,一邊以此清算國民黨「不義」,又同時像當年國民黨一樣整肅主張和平統一的統派。

當台灣前途被馬英九的「不統不獨」擱置,最後就是放任民進黨繼續用「反中」詮釋「白色恐怖」的不義,否定國民黨存在於台灣的正當性,強化台獨在台灣的「政治正確」,無止境地鬥爭異己,空轉人民的福祉民生。

國民黨被鬥倒,大概已可想而知。就不知道民進黨是否準備好了,迎戰來自海峽對岸的對手呢?(作者為新黨發言人)

#白色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