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總統前往友邦巴拉圭及貝里斯訪問之前發表談話強調,走出去就是要讓世界看到台灣的民主價值,還說沒有人可以抹滅台灣的存在。這種說法所隱含的思維,其實跟不久前她接受路透訪問時,呼籲全球民主國家應該和台灣站在一起對抗大陸一樣,民主在蔡英文的腦中,其實就是一種工具性價值,是用來奪權鬥爭、對抗政敵的工具。這種思維的作祟,應該也是兩年來,她在完全執政下,卻造成超低支持度之因。

大陸學者俞可平曾經說過「民主是個好東西」,但是近年來政治學界對民主卻有許多反思,批評民主者似乎多過支持民主的聲量,這無非是在冷戰結束初期,全球經歷第三波民主化浪潮之後,從2006年開始民主竟然發生了倒退現象。「顏色革命」沒有帶給中亞和前蘇聯獨立出來的國家真正的民主,反而貪汙腐化仍然盤踞著這些國家的政治空間。

而2011年發生的「阿拉伯之春」,原先讓人期待阿拉伯世界可以創造第四波民主化,讓原先的獨裁統治可以走向終結,結果卻惡化為埃及重新回到獨裁統治,利比亞、葉門以及敘利亞陷入無序狀態,而伊拉克更曾出現極端伊斯蘭運動,即伊斯蘭國(ISIS)。

民主發生倒退現象

在先進民主國家中,2008年從美國所發生的全球金融海嘯,導致全球陷入一個成長減緩、收入停滯的時期,也讓自由民主幾乎處於崩潰的邊緣。而2016年以來美國總統川普當選以後,掀起國際民粹主義,到處開打貿易戰,更讓全球經濟走上動盪之路。

同一時間,一些新興民主國家,包括巴西、土耳其和印度,也在許多方面的表現讓人感到失望,引發這些國家人民的各種抗議運動。而當前巴西、土耳其更是外債高築,國家經濟處於崩潰邊緣,也牽動到全球經濟出現不安狀態。

曾經以《歷史的終結》一書聞名的日裔美籍學者福山就認為,許多國家民主倒退現象發生的關鍵,與制度化失敗有關,也就是一些新興和現存民主國家的國家能力跟不上民眾對民主問責的要求。而「民主問責」,是指確保政府行為符合整體利益,而不是迎合統治者私利的機制。

許多新興民主國家由於缺乏「民主問責」機制,於是出現新世襲主義和民主共存,造成了廣泛的庇護關係和侍從主義,政客與政治支持者形成掠奪網絡,共同瓜分國家資源。在這些社會中,個人參與政治的目的不是追求理想的公共利益,而是為了發家致富。

這種情形台灣似乎也在發生,蔡英文政府在完全執政之下掌握絕對的權力,卻以絕對的權力,透過年金改革掠奪退休軍公教人員應得的資源;也以絕對的權力剝奪國民黨的黨產,不問國民黨黨產是否全部以不正義手段取得,在轉型正義的大旗下,只要套上黨產的名義,就可以輕易地予以剝奪。

藉轉型正義行掠奪

蔡政府把民主工具化的統治模式,本就遠離了民主價值,跟一些第三世界民主國家,政客利用民主機制掠奪國家與人民資產沒有太大差別。而過去兩年,台灣就因在野黨太弱,以致無法阻擋蔡政府的掠奪行為,這等於是台灣缺乏「民主問責」的機制,如果讓民進黨長期執政,很可能變成新世襲主義,那麼台灣的民主也可能變成黨天下。

如此,台灣的民主價值還有什麼值得宣揚,一個以轉型正義之名行掠奪之實的民主機制,台灣的公共利益比不上民進黨的黨天下利益,如果人民的選票再無法制衡,台灣也可能進入民主倒退期,最終也可能毀滅於那群曾經是民主創造者的手中。

(作者為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理事長、教授)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