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美國針對中國的貿易戰正步步進逼,國務卿蓬佩奧指出中國是美國頭號戰略競爭對手,未來幾年更將是美國的大難題。但是,國防部長馬提斯在6月下旬訪問北京後表示,美中軍事交流對話管道暢通,下半年中國國防部長魏鳳和將應邀訪問華府。川普總統則強調美中兩國經濟合作至關重要,但雙方仍必須在分歧利益議題打開天窗說亮話,凸顯美對中和戰兩手策略細致靈活。

美國防部主管東亞安全助理部長薛瑞福日昨在「美國企業研究院」演講表示,美國尋求與中國建立正面、以結果為導向的軍事關係,但美國也會在必要時與中國對抗競爭;東南亞國家雖不願在美中之間選邊,但在中國日益嚴重的國家經濟掠奪下,這個選擇不是哪一個陣營,而是兩種不同的願景,也是夥伴與獨霸的選擇。薛氏強調美國需思考新方法,維持在印太地區領導地位,建構「印太戰略」則是可行策略,其認為美國應強化日本、澳洲、印度,以及台灣在印太地區安全角色。另其針對中國在南海強勢行為不以為然,因此拒邀共軍參加2018年環太平洋多國聯合軍演。

8月初,美國務卿蓬佩奧在東協外長會議推銷「印太戰略」,提供1.13億美元促進東南亞發展數位經濟市場,並推出3億美元東協新安全基金,敦促東協在人道救援暨災難救助、資訊與情報共享、海洋安全政策、水下作戰、飛彈防禦、網路安全等領域採取聯合措施,以達到鞏固盟邦並分擔責任成本目標。

美中在印太地區軍力消長變化,將會成為影響印太國家決策重要變數,同時,美國是否能夠繼續保持在印太地區軍力優勢,會牽動印太國家政局演變和外交決策方向,進而影響美國在印太地區關鍵利益。美中在亞太地區政治目標的衝突,是兩國進行軍事競爭關鍵促動因素。尤其當美中戰略競逐日益激烈,兩國競合關係詭譎,美國決定在印太地區強化軍事部署與準備,以確保當美中關係惡化時,美國仍然可以壓制中國威脅。中國在10年間可能改變印太軍力動態平衡形勢,但是川普政府認為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若能吸引多數印太國家成為夥伴,美國還是會贏得區域競賽並保持優勢地位。

現階段,美國採取和戰兩手策略應對中國,除在印太地區增加軍事能量外,並發展「印太戰略」牽制「一帶一路」。同時,美國還運用國安高層戰略對話管道,建構美中軍事交流與互信機制,發展海空安全行為準則,以及推動區域性安全合作論壇。這些和戰兩手策略展現華府應對北京做法,趨向細緻靈活。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國安組顧問)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