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促轉委員會」副主委張天欽被媒體踢爆在內部會議中,要求部屬查處當年「鄭南榕自焚案」侯友宜所扮演的角色,甚至直指「沒有操作,很可惜」、「選舉考量用字要辛辣」、「投侯一票等於投汙垢一票」,張雖然自知闖了大禍而請辭,然而「張天欽」並非只是個別的一人,而是執著不惜違逆民意、破壞體制也要貫徹綠營意識的強徒心態,放眼蔡政府執政團隊,遍滿「張天欽們」。

民進黨重返執政後打著「轉型正義」大旗,成立「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和「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雖然民進黨努力美化這兩個機構成立的目的,但黨產會被譏諷是為清剿國民黨的黨產、促轉會則是為修理國民黨的人,幾乎已是路人皆知。但外界沒想到,民進黨竟公然將政黨選舉劣質的鬥爭手法赤裸裸地搬到促轉會的議事堂上上演,宛如民進黨內部輔選會議。如此赤裸裸地「詮釋」該會成立的政治目的與任務,形同民進黨的附屬組織。

促轉會日前以擬定「288事件」與「白色恐怖」時期的人事清查法案為由,有意參照《除垢法》追查加害者責任,但張天欽卻直接點名國民黨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就是轉型正義最惡劣例子,「沒有操作,很可惜」。張天欽雖已請辭扛起責任,問題是除了張天欽外,當天參與會議討論的其他人員是居於共同犯意?不用避嫌?沒有異議?沒有責任?

匪夷所思的是,張竟然和幕僚們將促轉會比擬成明朝「東廠」,殊不知東廠是由俗稱「閹逆」的太監組成,專司屈從上意、不擇手段、製造冤錯假案的機構。這群「張天欽們」沉醉於手中握有的強大公權力,企圖利用公權力操作、影響選舉,竟然甘於自比為「閹逆」,實在令人齒冷。

但令人髮指的是,張天欽在請辭聲明竟然表示「期盼藉此消弭相關疑慮,化解對立」,製造對立的人不但不道歉,竟然反過來說他要消弭疑慮、化解對立,連句起碼的「歹勢」都說不出口。日前,日本關西機場水災,明明怠忽職守遭各界譴責的我駐日代表處,對大陸接運台籍旅客的回應同樣也是「怪東怪西,就是不怪自己」。

民進黨完全執政後,不僅在政院、立院強行通過犯眾怒的改革計畫或法案;遴選政黨傾向同質性過高的大法官,讓有違憲爭議的行政措施有恃無恐,而且民進黨為鞏固政權,似乎沒有底線。比如司改會議原擬讓總統擴權、任命最高法院法官,蔡總統不但不迴避且親自到場督陣,更主持「司改國是會議總結會議」,所幸,最後總統任命被改為形式。

蔡政府上行下效、幹話不斷,但幸好比美國川普總統更早出現,靠自家人爆料以阻止不當施政的「窩裡反」!總統府可以發表聲明不認同張天欽,但民眾早就告訴蔡總統:妳的不滿意度半年前就超過6成。

從行政、監察到司法,處處充斥被政治染指的事證,但民進黨似已淪為一言堂,對自家人一味護短,對政二代安插肥缺、百般呵護。近日來,各界都在追悼中研院院士胡佛,感嘆哲人已逝,問題是,民進黨可曾自省過,當年追求並堅持過的民主政治理想和信念,全扔到哪裡去了?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民進黨 #張天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