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乎大國崛起,只在乎小民尊嚴。」

龍應台的這碗雞湯乍一看鮮美甘醇,但飲下之後卻發現鬧了肚子。

關西事件時,台灣人期盼生存尊嚴,卻發現謝長廷和他的團隊玩起了神隱。面對輿論指責,又慣例開始了甩鍋的把戲,完全沒有執政者的氣度和擔當。

就算我們可以理解這是因為關西的情勢複雜,體諒了駐日代表的無能,但當日本右翼團體跑來台灣尋釁滋事,腳踹慰安婦銅像,嚴重挑戰台灣人的情感時,當局是否又為維護台灣尊嚴展現出了該有的誠意?

說白了,台灣沒有國家權威庇護,沒有國家觀念凝聚,台灣人的尊嚴只能從「小確幸」中求得一絲安慰。而那些口口聲聲說愛台灣的官老爺,卻在忙不迭送地出賣台灣,因為他們知道台灣沒有國家,所以他們效忠的只有自己,台灣的尊嚴對他們而言不值一提。

在中文語境中,國家是國和家統一的組合,國破即家亡。還記得一百多年前嗎?清政府軟弱無能,台灣被迫漫山遍野插上了太陽旗,那時在日本統治下,被喚為「清國奴」的台灣人,可曾有過尊嚴?

公正地講,兩年前,當局確曾為了慰安婦問題向日本討要說法,但卻被日方敷衍搪塞,而同時期的南韓卻得到了日方的道歉和補償。相較有同樣被殖民歷史,但在民族底線上毫不退讓的南韓,陷於「統獨」紛爭的台灣社會,無力在民族大義上為自己贏得尊嚴。在內,藍綠廝殺在一塊,深綠不斷戳破言論底線;在外,無國無家的台灣人,自然是任人欺侮的對象。

猶太人是偉大的民族,但在以色列成立以前,一直飄零在外,寄人籬下,受人其辱。如今的台灣,依舊漂泊在外,找不到和不願找到自己的定位。人人都渴望生而為人的尊嚴,但在有美好願景的同時,是否會理性地問一聲,小民的尊嚴該如何保障?

作者簡介:上海交通大學台灣研究中心助理,就是敢言(香港)兩岸關係研究員,專欄作者,曾於淡江大學交換

#關西機場 #慰安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