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日本大阪辦事處處長蘇啟誠14日輕生。總統府和外交部都已表達哀悼與不捨。然而,逝者已矣,如果沒有從根本解決外交人員的壓力和困難,台灣第一線的外交人員不知還要經歷多少巨大的疲憊挫折,甚至於在外交戰場上黯然中輟?

蘇啟誠的死,很多人都指出與最近日本一連串的天災有關。其中,關西暴雨淹沒機場,造成旅客滯留,受困的台灣旅客對相關駐日人員沒有及時給予協助有很大的不滿。

蘇啟誠輕生的消息傳出後,民進黨多位立委立刻表示是網友的酸言酸語害了他,「帶風向」的企圖十分明顯。然而,檢視那段時間的輿論,認為駐日代表謝長廷過於消極的評論較多,倒是謝長廷及多位民進黨立委都將責任推給大阪辦事處,究竟是誰給了蘇啟誠過大的壓力,應該不難釐清。

當時謝長廷甚至說,大阪辦事處的人事是外交部決定的,他管不到;因此就有位不具名的綠營人士表示,未來應該把辦事處主管改為政務任用,這樣駐日代表就可以指揮得動了。眾所周知,民進黨執政後,致力於擴大政務官任用範圍,今年5月間,在民進黨主導下,立法院三讀通過《駐外機構組織通則》部分條文修正案,大量增設政務外交人員。

外交人員的養成需要長時間的訓練和磨練,民進黨政府大幅增加非外交體系的高階人員,不但破壞文官制度的穩定性、影響正常的升遷管道、打擊外交人員士氣,也對我國艱難的外交處境無益。

如今蘇啟誠的死似乎又給了民進黨政府以政治任命擴大染指外交體系人事的新藉口,實在是可惡至極。如果謝長廷管不到大阪辦事處,又如何能夠召集包括大阪辦事處在內的日本6個館處進行災後檢討呢?根據「台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網站的介紹,代表處設有領務組等單位,以及在大阪等地設有辦事處及分處。駐日代表處下轄大阪辦事處是很明確的。

問題恐怕是在謝長廷的腦袋裡,他的工作範圍並不包括距離東京572公里的關西地區,所以天災來臨時,他這個駐日代表才會根本連問都沒有問一聲,甚至還有時間寫臉書罵國民黨。

目前正統的外交官被發配到邦交國,在蔡政府錯誤的兩岸及外交政策下,天天擔驚受怕,不知何時會斷交,以致於壓力大到嚴重影響健康,如前駐史瓦帝尼大使陳經銓驚傳中風,前駐多明尼加大使湯繼仁暴瘦等;而非外交系統出身的親綠人士則派往非邦交國,派駐到這些社經發展較優的國家,錢多事少、吃香喝辣,真像身處人間天堂,看在一步一腳印拚外交、累積資歷的正統外交人員眼裡,做何感想?

就像謝長廷與蘇啟誠的對比:有福政客享,出事苦力扛。天底下哪有這麼不公平的事!

(作者為作家)

#外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