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台灣人跟著膜拜八田與一,天天說日治,你如何期待慰安婦的問題能夠有合理的解決?

許多人可能不只是膜拜八田與一,更想要為歷任的日本台灣總督建祠祭拜,把台灣的歷史與中國的歷史切割。回到1894年,那是日本與清廷戰爭的結果,霸道地奪走中國領土,以達到日本向外擴張的殖民帝國主義目的。

國民黨與民進黨都膜拜八田與一,無非肯定日本人在台殖民統治,但是日本從十九世紀以來對中國的蠶食鯨吞,就算是客觀的看待歷史與治理績效,站在中國人的立場,那也不應該是一種肯定的態度,而是要理解日本在亞洲的帝國主義侵略的背景。

當大家都刻意遺忘日本的侵略,你又如何希望政府能夠理直氣壯地與日本交涉慰安婦問題,事實上,當1990年代慰安婦問題逐漸受到重視時,那時的李登輝政府也不介意這個問題,外交部甚至扯後腿,因為那時的國民黨政府與現在的民進黨政府一樣,都是媚日政策。

關於日治與日據觀念的釐清,馬英九的說法是對的。中華民國政府在珍珠港事變後對日宣戰,不承認先前與日方所有條約,因之,不承認馬關條約的地位,這也是1943年開羅會議時,決定台、澎必須歸還中國的理由,因為日本被視為是占據了台灣。中華民國戰時的立場,豈有因為時間轉變,就改變了看法呢?

當台灣人都接受日本過去是合法統治時,政府當然不會認真處理慰安婦問題。從更大的國際局勢來看,美國為拉抬日本,打壓北京勢力,自然無視慰安婦的正義問題,其他所有國家不免風行草偃,假裝沒看到慰安婦問題,日本能夠如此跋扈,背後無非有美國撐腰。(作者為政論記者)

#慰安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