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舉國在爭論促轉會的存廢,到底張天欽是自己一人發狂、練肖話的個案,還是民進黨真有東廠、西廠、南廠,還有很多錦衣衛、血滴子,促轉會玷汙了「正義」2字時,監察委員陳師孟在他的部落格「尖尾週記」公開相挺張天欽,認為張對於侯友宜的「除垢」無錯,但是陳師孟認為「轉型正義最惡劣的例子」不是侯友宜,而是馬英九。

陳師孟自己跳出來對號入座,果然侯友宜質疑的張天欽「們」,不是擔憂,而是事實;西廠或南廠也已經昭然若揭,監察院在候選之列!

仇恨可以使人瘋狂,陳師孟對馬英九緊咬不放,對陳水扁則是不渝的效忠,所以在進入監察院之後,也矢志要為陳水扁申冤,恫嚇所有辦過阿扁的司法官,現在會將最惡劣的例子安在馬英九頭上,是老案重炒,認為陳水扁是遭受馬英九的司法迫害,才會有牢獄之災。

但是,陳師孟可能是仇恨攻心,也對《促轉條例》沒有研究透徹,就算他說的馬英九迫害陳水扁都是事實,馬英九也絕對不能接受陳師孟給他的封號「轉型正義最惡劣的例子」,因為依據《促轉條例》,是把年限設在1945年8月15日(台灣光復)起到1992年11月6日(總統直選)止,目的是要排除日本人在治台50年間對台灣人民的種種倒行逆施,而且加害人只鎖定為國民黨。如此偏狹的史觀早已背離歷史真相,純粹為了政治報復與鬥爭異己。正因為轉型正義的年限設在這47年,馬英九剛好逃過一劫,免受陳師孟故意栽贓的罪名。

再回到「張天欽們」對侯友宜窮追猛打的汙垢─鄭南榕案。鄭南榕因為主張台灣獨立,被以叛亂罪起訴,在1989年1月27日時鄭南榕開始在雜誌社內自囚,對外宣稱行使抵抗權而不會出庭應訊,自己將會堅持反抗而抵死不從。即使鄭南榕威脅以死明志,當時的總統李登輝並沒有改變拘捕他到案的心意,所以還是由當時的檢察長陳涵、檢察官陳耀能發出拘提的命令,也因而在警方宣讀拘票時,鄭南榕如願自焚,同時還造成現場多名員警受傷。

如果1989年4月7日到現場執行拘提鄭南榕的警察有錯,請先逐級追究當時下命令的人,從李登輝開始,行政院長、國安局長、警備總司令、內政部長、警政署長、台北市警察局長、中山分局長,要多少層級才能追到下面在現場執行任務的基層員警們?

其實最惡劣的就是冒用正義之名,株連無辜、追殺政敵的「張天欽們」。如果連30年前的警察都要追究他們在接受命令時,沒有去審視是否符合正義,那麼現在蔡英文、賴清德下的很多命令,警察是否也要仔細審視省思是否有違正義?如此一來,相信絕大多數的警察都會拒絕的。

(作者為亞洲警察學會祕書長)

#陳師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