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致中赴有辣妹相迎的招待所,被人抓包,他的回應聽來軟弱無力。同一時間,在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被提名人卡瓦諾(Brett Kavanaugh)遭指控在數十年前非禮同學,他的回應鏗鏘有力。陳致中與卡瓦諾都是學法律的,都是一流學府出身,卻有如此鮮明的對比,莫非兩人的行為有根本上的差異?

選舉進入倒數計時,民進黨選情欠佳,陳致中不在高雄的選區好好經營,卻要跑到台北「聊選情」,不是很奇怪嗎?哪裡不好談,偏偏要去那種掛羊頭、賣狗肉的所謂招待所談,簡直莫名其妙,難怪他的父親要痛責他。他難道不知道今天是個天羅地網的世界,人人都有手機,處處都可能有監視錄影?名人早已是狗仔隊的最佳潛在獵物,何況是有前科的陳致中?一個嗜血的社會,閉門家中坐尚可能飛來橫禍,何況從高雄上行至台北,能不成為捕捉的焦點?

邀陳致中「聊選情」的,看似對他好,其實是要禍害他,讓他即使沒吃到羊肉,也要惹上一身腥,陳致中是交友不慎,還是涉世未深,連這樣明目張膽的陷阱也看不出來?或者因為法院早已認定他昔日行徑,所以小人投其所好?這種人看似朋友,實為奸佞,陳致中年近40,為人夫,也為人父,如果連這樣基本的識人之明都缺乏,那就不知道要怪誰了。

卡瓦諾得到川普總統提名後,須經參議院同意。參議院的提名聽證原本已經告一段落,就等司法委員會擇期投票表決。突然他的高中同學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女士出面,指控他在高中時曾在一個派對上試圖性侵她。不數日,卡瓦諾的大學同學雷米雷茲(Deborah Ramirez)女士出面,指控卡瓦諾在大學時曾經在她臉前露出下體,並說有其他人看到。

在美國,這都是很嚴厲的指控,53歲的卡瓦諾當即否認,並且罕見的接受媒體專訪,還偕同妻子一起出席。他的否認乾淨俐落,例如福特女士所說的那個派對,「我從未參加」;例如雷米雷茲提到的那件事,「子虛烏有,如果真有那件事,校園裡會議論紛紛」。

卡瓦諾說不會放棄被提名,「一定要堅定對抗這種最後一分鐘冒出來的惡意指控」。他最有力的辯詞,也是各媒體紛紛引用的是:「我對上帝有信心,我對美國人民的公道(fairness)有信心」。

卡瓦諾這樣的遭遇有前例。1991年,老布希總統提名湯瑪斯(Clarence Thomas)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同樣是聽證會結束後,湯瑪斯昔日部屬希爾(Anita Hill)女士出面指控湯瑪斯曾經對她性騷擾。此一指控引起軒然大波,後來還拍成電影。不過最終湯瑪斯仍然低空掠過,得到參議院同意出任大法官。

陳致中當兵受訓時就有專屬房間,還有校級軍官隨扈侍候;服役時開著名車進出營區,引人側目;全國軍民聞SARS而色變時,他卻可以連續請假,致遭物議。他享有種種特權,然究竟是幸還不幸?對他的人格形成,究竟是正是負?

川普總統堅定支持卡瓦諾,並且有信心終會雨過天青,現在就等著聽福特女士星期四在國會聽證會上怎麼說,也看國會議員最終如何決定。

至於陳致中,大家除了聽他的妻子怎麼說,也等著看高雄選民如何決定。

#陳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