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上台後,在外交上採取「親美日,遠大陸」之政策,冀望以「抗中」得到美、日的奧援,打破國際政治中「一中政策」的桎梏。除對川普總統在「美國第一」下的經貿及安全戰略,無選擇性的附和按讚外,亦對安倍內閣百般討好,駐日代表謝長廷甚致不惜槍口倒轉,指責國民黨在台南市區樹立慰安婦像及反對日本核災食品解禁的主張為無視國家利益,蓄意破壞台日關係。

美日對中國的崛起戒心日甚,但不意味在外交上美日將復刻冷戰時期的「圍堵政策」,以北京取代莫斯科,在外交視中國為「敵國」,因全球化下的國際經濟,使各國的經貿利益犬牙交錯,彼此間的合縱連橫難以形成對北京的同仇敵愾,致使美日與中國的博弈處於「非零和」的樣態。

因此,蔡政府無法重獲美日冷戰時期般的對台支持,更難以如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教授歐特所言,成為美中對亞洲未來博弈的舞台中心。尤有進者,肇因於蔡政府對美日投鼠忌器,使我國在東亞的海域爭端中,有遭邊緣化之虞。

捍衛國家的海洋權益應無國內政治的藍綠之別,但馬政府時期的東海及南海「和平倡議」未見蔡政府蕭規曹隨。在釣魚台列嶼及南沙群島的島爭中,台灣似乎淪為旁觀者,保持靜默,任由美、中、日及東協國家較勁,亦或是在日本將釣魚台列嶼編入教科書時,無力的複誦我國的主權主張,未見維護東海、南海之海洋權益的具體謀畫,保障攸關漁民生計之漁權。

馬政府時期,藉「東海和平倡議」因勢利導,在歷經17次台日漁業談判後,簽署《台日漁業協議》,確保我國漁民在釣魚台周邊海域之漁權。惟《台日漁業協議》仍未完全解決台日重疊海域之漁業作業秩序爭端,特依協議,設置「台日漁業委員會」,賡續雙方漁業會談。

然而,「親日遠陸」的蔡政府,因缺乏兩岸關係的政策槓桿,在漁業會談中,無法贏得與民進黨私交甚篤的安倍內閣尊重,再三漠視我國漁民在台灣周邊海域及沖之鳥礁周邊公海之捕魚權,造成我方漁民退無可退之困境。屏東琉球區漁會總幹事蔡寶興為漁民發出「再退,退到太平洋」的悲鳴,蔡政府不可充耳不聞。

有別於馬前總統的「近美、友日、和陸」的避險戰略,蔡總統的「扈從」美日政策未得到美日對台灣實質利益之反饋,反倒令川普總統及安倍首相在對中外交上打「台灣牌」得心應手,無後顧之憂,此不僅難以極大化我方之國家利益,更使台灣陷於現實的國際政治中遭棄之危局。

在第8次「台日漁業會議」即將召開之際,蔡總統應亟思對外戰略改弦更張,切莫對日一廂情願,徒損漁權。

(作者為輔仁大學日文系所教授)